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旋转的的妖精] 创作的图书部

惑世妖妃:杀手缘

旋转的的妖精
玄幻 已完结 5

第一章 穿越    血色残阳,这片本是青草连绵的地面上,哀嚎声遍地,四处都是鲜血,残骸。      在这如同地狱的地方,中央站着两名绝色女子,一白衣一青衣。      只见那白衣女子,手握一把沾染着鲜血的匕首,眼底一片清明,一切好像都不复存在。       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她把那把匕首放在唇边,用丁香小舌一下一下的舔舐着,不消片刻, 上面的血迹都被舔舐干净,于是白衣女子看似漫不经心的把玩起手里的匕首。青衣女子笑道: “姐姐,你怎么还是这样嗜血呢?这可不好啊。”但是眼底流露出的阴狠却出卖了她内心的 想法。    “我只不过不想让你用那把沾染了太多人鲜血的匕首来杀我而已。”冷月冷笑道,转过 身,迅速抓住青衣女子刚举起的手,一把夺过她手里的匕首,把自己的那把塞到了她的手里。      “姐姐”青衣女子不解“你既然看出了我想杀你,为什么不躲?”    “还记得我们初到组织时么?”冷月不理会冷凝的疑问,“那时,姐姐拼了性命也要护 你周全,如今,你却借今日的高难度刺杀任务,想要了我的命。”说罢,冷月嘴角绽起一抹 自嘲的笑容,果然,冷凝永远都是自己的软肋,自己曾为了她,甘愿成魔,普天之下的人们 难道当真以为冷月的辉煌在于是杀手界的第一杀手?    “如果你不那么优秀,我或许不会想杀你,毕竟”冷凝的语气中带了一抹悲凉“你是我 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冷凝突然间发狂“你为什么总比我强?为什么我总要生活在 你的阴影里?!我为什么总得屈居第二?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冷凝······”冷月的语气里带上了一抹痛惜。    “姐姐,今日妹妹我就要取你性命。”冷凝打断了冷月的话“然后告诉组织,第一杀手,杀 手界的骄傲,一时失误,死于敌手······”   “多好的理由啊!”冷月兀自笑着“冷凝啊,我若想反抗,你能耐我何?不过我腻了倦 了,以后姐姐不能在保护你了,你也再不是当年的冷凝了。”            瞬间,匕首灵巧的刺进了冷月的身体里,剧痛蔓延,鲜血四溅。      原来死亡就是这样啊,冷月惨笑,轻轻闭住了眼睛。    “姐姐”冷凝看着摊倒在地的冷月,瞬间有些发蒙,自己杀过的人虽然没有冷月多,但 是也绝对不少。自己从来没有这种心痛的感觉,毕竟血浓于水啊。      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冷凝脸庞滑下,滴落到冷月脸上,一世姐妹情,就此了结~~~          冷月觉得脖子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嘞着自己,使自己喘不过气来。    作为杀手的直觉,便断定有什么人要至自己于死地,手起,一把扯去脖子上的束缚,大 口的喘了几口气。但是,脚下竟是空的,身子不受控制的下落,然而很快就落到了地上。脚上 传来一阵痛楚,但冷月却一声没吭,明亮的牟子打量着四周······ w ww. a kmFXSW .com ak免费小说网 ###☆、第一章 异世梦醒    冷月打量着四周,窗外一片漆黑,可见现在是深夜。屋子破烂不堪,还能看到头顶上的 星星。地板上有一个倒着的凳子,古色古香,而梁上的那一条白绫,正是刚才差点至自 己于死地的“罪魁祸首”。      自杀?穿越?看来真是不可能的事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了呢!冷月飞快地想着。    她立刻把白绫从梁上抽下,借着桌上正燃着的烛灯把白绫烧毁了。这时,冷月发现桌上 赫然摆着一张纸,冷月快速浏览了一遍,是一纸类似“遗书”的东西。    其他不重要的全部被冷月忽略掉了,最后,她从中知道了,这具身体的主人叫“萧落”, 是一个冷宫弃妃,在此地已关了两个多月,因不愿被送去青云国做歌姬,而想到轻生。      冷月对这样的女子而不屑,因为一点小挫折而放弃生命,这从不是冷月的作风。      门外忽然响起脚步声,作为杀手的敏感,冷月立马把那纸“遗书”烧毁,躺在那张破破 烂烂的床上。      不一会,一个丫鬟推开了门,看了看冷月。这时冷月适时的“醒了过来”,一脸迷惑地 看着那个小丫鬟。    “小姐,芸儿不好,这么晚了还来打搅小姐,刚才我听到有什么动静,就过来看看。” 还不等“萧落”答话,她又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小姐这么好的人,皇帝竟然把您关在这地方, 小姐可真是命苦······      小丫鬟还想再说些什么,被萧落冷冰冰的话打断了。小丫鬟自知自己多话了,赶忙闭上 了嘴。萧落示意让小丫鬟出去。      而萧落心中却再也不平静,看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身上还有太多自己没弄懂的事情呢。 她瞬时起了好奇心。         然而,还没等萧落休息会儿,又听到了一阵风声,但萧落听的出来,那应该是有人运用 轻功正在向这边来。可怜她手边没有武器,连半寸铁器都没有。      看来,今夜真是多事之夜啊!      萧落的眼睛瞄到了桌上那几根亮晶晶的东西,一个鲤鱼打滚,迅速抓起那几根绣花针。      那人越来越近了,萧落立刻把自己隐藏在黑暗的角落里,手里攒着那几根绣花针。虽说 这具身体没有自己的强健,但是根骨不错,是可造之才。      霎时,一道阴风袭来,一个蒙面的黑衣人从房顶跃下。他查看了刚刚萧落躺过的床,嘴角 凝起一抹笑容。杀气四溢。      萧落心中腹诽,这个男人太快显露出了自己的来意,太没有城府了,只不过是个手下,真 枉费自己费这么多心思。迅速从角落里飞身出来,手中的绣花针不偏不倚的抵在男子的大穴上。      那个男子还在屋里找着萧落的踪迹,脖上却感到一凉,刺痛感阵阵传来。      “说,是谁派你来的,目的是什么?”萧落沉声问道。      男子回过头看到抵着自己脖子的只是一根绣花针,瞬间松了口气。      说话也变得随意起来:“萧姑娘,你难道忘了答应我们宫主的事了吗?比试的时间就是明 天晚上,不知道你准备好了吗?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9-22 16:41 , Processed in 0.32010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