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选定条件下找到图书 6

权王的寡妇糖妃

作者:云夕杳

第一章:死党的生日party... 北京武警医院的手术室外,病人家属坐立不安有等待着,时不时的抬头手术室门上的灯,不停的在祈祷。 终于手术室的灯变成了绿色的,家属门一捅而上将从手术室里出来的杨凌婴堵在了门口。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患者的父母紧紧抓着杨凌婴的胳膊非常激动 “手术非常成功,在接下来只好好调养,没人意外的话,一个月后就可以出院了。”杨凌婴非常能理解患者家属的心情,所以详细的回答他们。 “大家,请让一让。”随后患者初推出手术室,杨凌婴也从患者家属的包围圈走出。现在她只觉得非常的疲惫,只想回办公室休息一下。 “呜啦,呜啦,美味的蛋糕,呜啦,呜啦,美味的水果派,呜啦,呜啦,杨凌婴,你要敢不接我电话,你就永远别想在吃到我的糕点,哼哼......” 走到门外的杨凌婴听到自己和死党合作的熟悉的手机铃声,如被电击了一样,怔了一下,然后以完全损坏形像的姿势冲进办公室。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速度可说是堪称完美,动作一气呵成。 “杨凌婴,你竟敢不接我电话,你死定了。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11:28了,你说了一定会来给我过生日的,你现在在哪里?死哪去?我告诉你,如果12点之前你要是到不了,你就永远不要想再吃我做的东西了。你就和哪些美味的糕点绝交吧。哼!” “喂,阮香然......”杨凌婴着急的想解释,但只听到啪的一声巨响,她赶紧将手机拿离耳朵。 “我的香蕉派,我的芒果蛋挞......”杨凌婴边念唠边以神仙才有的速度脱掉白大褂,冲出办公室,目的地,停车场。 “香然,我已经在高速路了,只需20分钟我就能到了,蛋糕你一定要给我留着哈。”杨凌婴一边打电话一边在高束路上狂飙。 “我今天可做了你最喜欢有核桃蛋糕,如果你在12点前赶不到我话,我们就吃光了。”电话的那一边,阮暴女正在发飙 “一定,一定,我一定会在12点前赶到,阮美人,阮大姐,你一定要给小妹我留些。”杨惨女,可怜兮兮地求. 不过20分钟的车程,本来就很疲劳的杨美女,出现了幻觉。眼睛渐渐的合上了,一个美味的糕点出现在她的梦中,嘴角还流出口水 (美女,在高速路上做梦流口水是不行滴。哼,要你管) “嘭!”一声巨响,从梦中惊醒的杨某女,然后杨美女连人带车华丽的冲向了高速路桥下,消失在浓浓的黑夜中。 刹那间一道耀眼的白光从杨凌婴消失的方向闪现,瞬间即逝,消失在深圳但不安静的夜里。 在不同的时空,龙祥国瑞王府的最偏僻房内,也有一道白光闪现,即刻消失,依在床边哭泣的婢女仍在专心哭泣着,而床上的依人儿正在努力的试图睁开沉重有眼睑......

冷皇邪宠:爱妃,你被通缉了

月神星

冷皇邪宠:爱妃,你被通缉了 书籍介绍: 为偷一块古玉,白沐夜莫名将自己送到了一个未知王朝,好死不死成为那万千挖宝的死囚中的一人。 为了逃离,她费尽心机攀附上那奴隶中最强之人,却不想竟然被一个毫不起眼同她一样的死囚侵占,整整三月,那个看似弱不禁风,胆小如鼠,实则腹黑阴狠,心机深沉,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的男人,竟然是硕大国土的太子…… ** 新皇登基第一件事便是宣布立毫无背景的白沐夜为妃,大婚当日,举天同庆,花轿抬到宫门口,他轻掀轿帘,却不见新人,只有昏迷的老太监穿着华丽刺目的新娘妆:你圈禁我三月,我还你一个举世无双的新嫁娘…… 看着她那眉飞色舞的字体,他那千年不变的眸子中隐隐的喷出几股火光。 好,很好。他那完美的无懈可击的脸上,却漫起淡淡的笑,不怒反笑…… 新皇慕容千炎新妃与邻国太子私奔,以老太监代替之事成为天下笑柄…… ** 白沐夜半依在精致而舒适的椅子上,一只手轻握着茶杯,慢慢的品着,一只手,却轻轻的拂着那三月盛开的娇艳桃花瓣 ,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会再次栽在慕容千炎那个混蛋的手中,那个曾把她当成玩物一样戏耍玩弄,也被她狠狠回报过成为天下笑柄的男人,那个小肚鸡肠睚眦必报的男人,那个卑鄙无耻的混帐男人!

杀手王妃的三次出逃+番外

幽丶馨苑

作为杀手的北冥紫痕在去做任务的路上一不小心被车撞了… 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居然莫名其妙的穿越了… 而且,这具身体本名居然也是叫“北冥紫痕”,当朝皇上一道圣旨下来,北冥紫痕不得不与四王爷(宫旭寒)结婚。 据说,四王爷宫旭寒府中小妾不计其数。 据说,四王爷冰冷无比。 北冥紫痕打心眼儿里认为这宫旭寒是个不折不扣的花心大萝卜! 北冥紫痕可不是个乖乖的主!又怎么可能坐以待毙? 她逃啊逃,共逃了三次。 谁知,这四王爷却也不是吃素的! 第一次,客栈 “放我下来!你个混蛋!放我下来!”北冥紫痕大吼。 第二次,农家小院 “你还找我干什么?真是个神经病!不用抓我!我自己会走!”北冥紫痕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第三次,青楼 “我真是倒霉!我说你怎么就阴魂不散呢?连我去青楼都能被你恰巧碰到?你是人是鬼啊?”北冥紫痕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疑惑地盯着他。

母后,让儿臣染指下!

蓝果而

第一章 前言   “靠!活色生香的……春宫图!!”   她,从异世醒来的第一眼,便欣赏了到了如此火辣的一幕!   但是,谁说女追男只隔层纱的?   她这具身体的前主人追着床上秀色可餐的男人的下场便是——   打断双腿!拖出宫殿!   原因——她是极品丑女!且痴傻至极!   **   “圣旨下!宰相之女凌初洛即日起,册封为太子妃!刻日成婚!”   重生的她,仰天悲愤,她不是那个花痴女了好不好?   洞房花烛夜,他极尽侮辱于她——   “凌初洛,本太子多看你一眼,便觉恶心,立马滚到床底下去睡!”   红罗帐里,轻纱拂动,他在她面前再次上演活春宫……   红罗帐外,她右手托腮,噙着盈盈笑意,为他加油助威……   **   终于,他为她所吸引!   “本太子要是死了,你还能尝到鱼水之欢吗?”他邪恶的斜睨着她,压在她的身上。   死流氓!她愤恨的咬牙,脸上却扬起了甜甜的笑,“那可不一定,男人那么多,又不是全部死光了。”   “你想偷人?”男人的黑眸危险的眯了起来。   “有何不可?”她笑的挑衅。   男人狂妄,冷哼着,“本太子若是死了,太子妃必定要跟着陪葬,本太子可不想死了,被戴上一顶绿帽子。”   NND!她忍不住破口大骂,连带着一脚踹过去,“苍冥寒,你去死!”   **   “本太子让柳美人侍寝,太子妃为何发这么大的火?”他玩味的看着那火冒三丈的女人。   “死变态,你的眼睛是瞎了还是用来出气的,本太子妃那里发火了!”   男人挑眉,“既然太子妃赶走了柳美人,今夜就让太子妃侍寝吧。”   “侍个屁!”闻言,她更是大怒,“死变态,滚出去!”   “滚去那里?”他挑眉,看着她发火,他的心情似乎很愉悦。   “滚去找那个女人那啥去!”她踹着他。   “什么是找那个女人那啥?”   “就是当你的种猪去!”   闻言,他的脸色黑了一片。   先推荐一下蓝蓝的完结文哈,亲们么么一下,话说蓝蓝的旧文也挺精彩的,新文也肯定会写的精彩,蓝蓝的人品么,是有保证的,乃们就放心入坑,哈哈哈哈。   新文同样精彩,喜欢的亲们不要错过,表嫌蓝蓝废话说,其实,其实是不够一千字没有法子发表,所以乃们懂的的,囧,好了不罗嗦了,新文开始连载,冒泡,投票,留言,这就是动力呀,闪人中,囧

绝色太监:妖后诱冷皇

楚清

她,穿越醒来一睁眼,发现了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   穿着奴才服,胸前绑布带,靠之!竟魂穿到了一个女扮男装的绝色假太监身上!   “NND!老天,你也太无良了吧!”   “轰——”   仰天咆哮的下场便是,段锦初被一记响雷劈趴了!   **   “小初子,本宫闪了腰,过来扶一下本宫!”宝贵妃风情万种,媚眼如丝,嗓音娇嗲。   段锦初顿时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颤微微的伸过了她的小爪——   “小初子,本宫最爱喝你泡的云舌茶,入了喉咙,都闻着一股香呢!”梅贵人藕臂半露,纤手托腮,美眸放电。   段锦初笑的心无城府,纯洁无暇,小算盘打的很响,既然香,姑奶奶下回就再往茶里吐一口唾沫!   深深一叹!老皇帝六十岁,可怜百花争艳,她这个绝色太监一跃变男鸭了!   但是,妈的!姑奶奶就是处子,用得着天天叫吗?   **   一顿板子挨下来,段锦初哭天抢地,“皇上啊,奴才没有摸兰妃的手啊,是兰妃摸奴才的!”   小屁屁开花,找谁帮着上药?   找男人,她是女人;找女人,她是太监假男人!   欲哭无泪之际,腰上一凉,某女顿时抓狂,“哪个不要脸的,敢扒本大爷裤子!”   “再敢自称大爷,本王扒你的皮!”楚云赫缓缓勾唇,墨色瞳孔中,眸光冷情邪魅。   某女瞟到那只拿着药膏的大手,立刻闭了嘴,脑袋一耷,装死去了!   **   “喂喂,八王爷,男人和太监搞断袖,会被人耻笑的!本奴才不要做男宠啦!”某女死抓着最后一件小肚兜,瘪着小嘴。   “段锦初,你诱惑本王的时候,怎么不说自己是太监?依本王看,你不是太监,你是妖精!”   楚云赫大手一提,拎起某女,眸中幽光尽闪,“过了今夜,小初子死无全尸,你只是,本王的女人!”   **   “段锦初,朕之后位,朕之天下,朕的身心,皆是你的,你敢抛下朕?”暗夜中,男人咬牙切齿,俊脸发绿,“好!只要你敢踏出这宫门一步,朕立刻三千佳丽,填充后宫,让她们瓜分了你男人!”   “嘎嘎,本宫提醒皇上一句,小心你纵欲过多,英年早逝哦!反正本宫肚里怀了太子,从此有了小男人当靠山,无所谓你这个老男人了,拜拜!”   女人一脸春风得意,扭着柳腰,一脚还未迈出去,便觉一阵冷风扑面,跌入了男人铁锢般的胸膛,头顶响起一道阴森的嗓音,“敢说朕是老男人?朕决定马上身体力行,让皇后找找感觉!”   **   一双凤凰眸,魂勾天下男!   一身妙轻功,瞬间影无踪!   一段奇身世,引来竞相逐!   一曲凤求凰,生死两不离!

白发魅姬

紫樱雪蝶

01.白发雪姬   偌大的a市,是全国最大的金融地区,这里地大物博,风景奇异,也是个旅游的圣地。   而且在这里,也是黑帮组织的总部的所在地……   所以,这是也是个龙蛇混杂的地方!   而且,在这个城市中,住着一个很有名的杀手,只不过从来没有人见过她!   那些见过他的人,都去地狱和阎王喝茶了,传闻她白发血眸,冷艳无比,却只有十几岁……   传闻她接手的任务没有完成不了的时候……   传闻她是黑帮的佼佼者,最具有潜力的杀手,小小年纪就可以登上杀手界中的第一把交椅!   他就是——白发雪姬……   --------------------   雨……   毫无预兆的下了起来……   雨……   滴在了她那瘦小而又单薄的身子……   她……   漫步在城市边缘……   她……   望着被雨包围的城市……   她……   望着一对母女漫步在雨中那温馨的场景……   她……   心地一阵酸涩……   曾几何时……   她也像那母亲怀抱里的宝宝一样……   那么幸福……   那么温馨……   可现在……   她是孤儿了……   母亲远远的离开他了……   父亲背叛了妈妈被她杀了……   全都扔下她了……   她开始厌恶这世界……   当了……   一名没有情感的……   杀手!!!   人称……   地狱少女……   白发血姬!!!   -----------------------   “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杀我!”阴暗的小巷,潮湿的地面。昏暗的灯光……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在地上,跪在一名大约四十多岁的瑟瑟发抖的男子,微微发福的肚子,一身名牌的西装,毫不预示着他身份的高贵……   站在他的面前的是一名大约十五岁的少女……   如陶瓷般精湛的脸庞,如婴孩般粉嫩的肌肤,巴掌大的脸庞,却长了一双不合逻辑的血眸……   可是,唯一与她年龄不符的……是她那一头随着风飘摇的白发,还有那一双,毫无情感的,发着冷光红眸!   “不要……只要你不杀我,你要我都给你!一亿?两亿?”男子颤抖着身子,似乎想用钱财打动眼前的修罗……   看着少女不,男子闭上了眼,似乎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似的只要你放过我,我把我全家产都给你!”   少女闭了闭血眸,男子以为少女动心了,连忙说好,只要你不杀我!我就把我的全家产都给你……我绝不反悔……”   “钱?钱对我来说……没用!”少女清冷的声音在男子耳边响起!   “?”男子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少女,瞪大的眼眸表现出他此时的惊讶!世界竟然有人不要钱??   “不要钱?那你要??我都给你!”不要钱,那就好办了……男子心里打着主意!   “我要……”少女闭了闭血眸,人世间的男人都这么的丑恶吗?嘴角若有若无的勾起一抹嘲讽的笑!似乎在酝酿着……   “?我都给你办到!”男子有些期待的看着眼前的少女!希望她赶紧开条件,然后赶快走人……回头找几个黑社会的人来教训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少女!男人想着,眼中闪过一抹阴狠的光芒!   少女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自然也看见了他眼眸里的那抹阴狠的光芒……嘲讽的俯视这眼前的男人,问道:   “你我是谁吗??”   “你……你是谁?”男人微微颤抖着,惊讶的望着眼前的少女,似乎不太明白他为这么的问。   “我?a市流传的人物……”少女闭上了血眸,静静地等着男人的反应。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11-12 17:07 , Processed in 0.324404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