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第三百八十六章 新的转折(一)

臭小子闹官场 by admin

2019-8-29 19:11

    “拜见姑姑!”   大都督府中,内堂之上,只见冷、田、白三人一起跪在一位气质高雅、神态安详的中年女子面前,身穿白色外衫,腰系锦带,仿佛是修道不近人间烟火的仙人一般。   白英看着面前的三人,面带微笑,温暖的双手一一抚摩着他们的肩头,忽然长长地叹了口气,道:“真是难为你们了。”   虽然是短短的一句话,可却使这跪着的三人激动不已,齐声道:“能完成姑姑心愿,虽死无憾!”   白英眼睛忽然被泪水打湿了,点点头拉着他们起来,道:“别跪了,这些年我都在牵挂你们,你们都是好孩子啊,想不到这一眨眼都快二十年了,你们都有家了吧。”   三人幸福的笑了笑,田大忽然想起白叔来,问道:“白叔他老人家还好吗?”   白英神色一黯,道:“在五年前,他老人家就‘享福’去了,临走前他还惦记着你们呢。白叔这一生不易啊!”说着便扯开话题。聊些家常之类的话题,却半点没有提起杨纯的事情,就连朝政的事情也没有提,这让三人感到家的温暖,也许在此刻,他们才能抛开一切,忘却世间的烦恼。   家宴是温馨的,气氛也是热闹的,在无所顾忌之下,他们开心的喝,开心的闹,仿佛还是二十多年前入门的样子,孩童的脾性在此刻展露无遗。冷无为和田大一个是十四岁入门一个是十六岁入的门,记得当时白英有三十五岁吧,在白家历练了四年才出山,之后就再也没有和造就他们的白英见过面。从德武时期,冷无为做了十年的官,明宗时期又做了五年多的官,现在在新的皇帝统治下又当了近六年的官,总共加起来有二十一年了,一个十八岁的混混却历经了三朝,成为大汉中流砥柱,这是谁也不敢相信的,后无古人不敢说,但是绝无前人。   宴席开罢,田大和白云飞醉的不醒人世,冷无为久经应酬,懂得权变,有醉意的时候就停住不饮,他还有事情要请教白英。   白英今年也有六十了,但善于保养的她让人看了也只有四十岁左右,她看了看冷无为,知道他有疑问,道:“无为,你有事情要问我吗?”   冷无为皱着眉头,红着脸,迟疑片刻问道:“姑姑,当初的约定我已经完成,今后的路我实在不知道何去何从。自从杨纯被我抓了后,我突然像失去目标一样,这心里变的空落落的,看事情也没有以前那样清楚,脑子里浑浑噩噩,这路我已经没有办法再走下去了……”   白英拉着冷无为的手,脸上现出暖暖的笑意,缓缓地用手指着他的心,说道:“以前你的目标是我定的,你做的很好,很出色,但这只是你的人生一部分。今后的路怎么走,你要问你自己的心,你究竟想得到什么,真正想做什么。只要你觉的自己做的对,就一直走下去,姑姑永远支持你,哪怕你因此陷入万丈深渊,在姑姑的心里,你永远是当初入门的冷无为,是姑姑的亲人,这一点永远不会变。我相信田大和白云飞也会永远跟着你,在人生旅途中,命运已经将你们拴在了一起,再艰难的路你们也是互相扶持走到今天,相信以后你们也会克服一切的困难,走向人生的顶峰!”   “姑姑……”冷无为看着白英的脸庞,眼睛湿润了,这是他第一次从内心流出的眼泪,也许在白英的身上才能得到心灵的慰藉。   长夜漫漫,内室之中,冷无为怀着兴奋之情,将从官以来的经历大概的说了一边,其中不乏添油加醋的。白英微笑的听着,不时也配合着说书的表情作出几许惊讶状。   太阳渐渐的爬了上来。   冷无为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后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床上。小寇子正好打水进来,一见他醒了,高兴的端着脸盆走过来,道:“主子,你总算醒了,你都睡了半天了。”   冷无为懒懒地伸了个懒腰,随口问道:“姑姑……哦,对了,那白娘娘去哪了?”昨天他们四人是单独在一起喝酒,旁边没有服侍之人,他们之间什么关系还没有人知道。对外只称白英为白娘娘。   “主子,白娘娘在田爷和白爷的陪同下,去了后院,好象是去看杨纯了。现在后院白步外不让任何人靠近,田爷和白爷在外面亲自守着。主子,这白娘娘到底什么来头啊?”小寇子好奇地问道。   冷无为眼睛一翻,不冷不热道:“你跟了我多少年了?”   “回主子,快有十六七年了。”   “那你也应该知道,在我这里什么是该问的、该知道的,什么是不该问不该知道的。别越活越回去了。”   这还是冷无为第一次用这么冷漠的语气对小寇子说话,小寇子何等机灵,马上就明白自己犯了个愚蠢的错误,忙跪下道:“主子恕罪,奴才糊涂。奴才这就下去,警告那些下人,白娘娘压根就没有出现过。”跟随那么多年了,冷无为随便说什么话,他都能猜的个七八分出来,否则他也不可能成为冷无为的心腹,待在他身边那么长时间。   果然,冷无为微笑着点点头,拍拍他肩膀道:“这么多年,也难为你了。你也该成个家了。等一切安静之后,你好好娶个媳妇吧,愿做太平富翁呢就当太平富翁,想当官呢,三品以下的你就随便选吧。”   小寇子眼睛湿润了,哭道:“小寇子命是主子捡回来的,没有主子就没有小寇子,小寇子永远跟随主子。再说,主子也不能没有小寇子,否则主子想休息了想玩耍了,没有小寇子伺候,主子怎么会开心呢。”   冷无为动情了,扶着他起来,道:“好,好,好。以后你我名为主仆,实为兄弟。只要有哥一口吃的,就绝饿不着你。刚才哥说话重了,你别往心里去。你跟着我也出生入死多少回了,等回到京城一定要娶个媳妇生个娃,为你寇家留条根。等孩子生了后,你再跟着我,咱们当一辈子的兄弟。”   小寇子忙退了几步,“不,主子,小寇子永远是您的奴才,永远是你最忠实的奴才。做兄弟,小寇子万万不敢,也不愿意。在小寇子心里,主子仿佛是无所不能的巨人一般,只愿能永远跟随主子,不敢做其他想法。”   冷无为没好气的笑了笑,也不打算就这个问题追究下去,忽然很想知道白英见了杨纯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呢?   后院内。内室中。   杨纯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跟前的半老徐娘,惊讶的说不出一句话来。而白英则是一脸的冷笑,自顾自的在他面前坐下。   她,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人。   他,是她做梦都想见到的人。   她看着他,而他也看着她。   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停下……   “你……,过的还好吗?”此时的杨纯没有当将军的豪放,没有英雄的飒爽,他满脸愧疚低下了原本高昂的头。   白英看着杨纯,内心真是百感交集,在没见他之前有多少恶毒的话想说出来,有多少疑问想问出来,可见面了,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出现的只是一阵迷茫。   “你老了……”白英连自己也不明白,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一开口却说出这样的话来。   杨纯一愣,无奈的笑了笑,坐了下来,道:“是啊,老了。你还像以前一样,还是那样的美,那样的温柔……”   “温柔?”白英忽然自嘲地笑了起来,那笑声中含有多少苍凉与悲愤,“如果你知道你为什么有现在的下场,你还会觉的我温柔吗?”   杨纯不解,他看着白英,低低地道:“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不辞而别,更不该拿走你家的祖传兵书,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你以为你认错,我就能原谅你。你别做梦了!你拿走兵书我不怪你,你不辞而别我也不怪你,但你为什么要欺骗我的感情,为什么你的甜言蜜语只是为那本兵书,为什么一走就是八年连一个解释都没有给我。你知道吗,我爹因为你被活活的气,我的族人因为你而鄙视我,那八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你想过吗?”白英叫着,想把内心的委屈都说出来。   杨纯低着头,没有说一句话。   “你知道八年后当我突然知道你的消息后,我产生了什么样的想法吗?这个想法像魔鬼一样缠着我,就在你荣登宁国大将军的时候才让我真正的坚定下来。我开始培养一个人,一个将来能为你的复仇大业形成阻碍的人。为此我破坏了祖宗家规,将两本书的精髓全部授予他,他没有让我失望,他做到了,做的非常好,哈哈……”白英放肆的大笑,可笑声中却没有一丝的开心。   杨纯愣愣地看着白英,茫然地问道:“你是说冷无为,就是你培养的那个人?”   白英冷笑道:“你以为呢?难道你就没有察觉到为什么你以前那么有效的进攻方式和他打起来,为什么就不行?为什么你将心中的想法刚拿出来执行,可他却能未卜先知一般,让你的计划落空?为什么像他没有什么作战经验的人,却能在你这个真狐狸面前走险棋?冷无为太了解你的弱点,他太清楚如何才能击败你,你的性格你的才学他都能知道个大概,这一切都是我教他的,我让他知道怎样才能击败你,怎样做才能让你穷途末路。他打从十四岁起,就开始研究你,为的就是在将来的一天,也就是今天。”   杨纯不知道怎么了,背后发起了一阵冷汗,此刻他感觉到恐怖,一个心存恨意的女人所展示报复行为的恐怖,而她能变成这样,却是自己造成的,一个昔日的天仙变成今日的魔鬼,时间还真是伟大。         w ww. a kmFXSW .com ak免费小说网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