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第三百零七章 大汉危机(七)

臭小子闹官场 by admin

2019-8-29 19:11

    平沙镇聚集重兵,距离近几十里地的京城,瞬间变得是人心皇皇。小老百姓生恐会祸害到自己,机灵的带着全家到乡下亲戚那里去避难,外地没有亲戚的只好躲在家中,大门不迈,二门不出,平常往来的商贩们像一眨眼消失了一样,偌大的京城现在变得空荡荡的,仿佛山雨欲来一般。   朝臣们打从大军会合那时起,就各自安分守在家中,不再上朝,就算文思派人来问,大抵也找个托词搪塞过去,许多人都在观望事态的发展,有的则已经偷偷派人到那里表忠心去了。   皇宫依然是那样的高不可攀,可里面却已经变的死气沉沉的。太监们彼此见面也都噤若寒蝉,谁也不搭理谁,生怕说错一句话招来横祸。长廊之上,魏青书与王英走在一起,彼此长叹。   “我就不明白了,八爷为什么那么固执,唉……”王英从魏青书那里探到点口风后,就一直在抱怨。   魏青书却苦笑道:“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道底线,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八爷虽然对皇位看的很重但对祖宗的江山社稷看的更重,他是说什么也不会破坏这万世基业的。八爷重名,杀兄杀弟而夺皇位留贤名于世者,自古有之,所以八爷并不忌讳。只要当上皇帝,能干一番事业留名于史,那点瑕疵也不算什么。可私通外国,卖祖求荣,割地外让的臭名声,那是怎么也洗刷不掉的,因此八爷才不愿意做这个罪人。现在这时候杀兄杀弟,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是他做的,就算大军真的进城了,以冷无为的精明他根本就不会去查。顶多给八爷定个擅自弄权的罪名,让宗人府幽禁而已。八爷的贤名不会在史书上留下污点。   王英一听,心一动,“魏先生,你怎么料定冷无为不会去查八爷弑君的事情,要知道他头上还有一个明妃呢?”   魏青书冷笑道:“明妃算什么,今后掌权的必是冷无为无疑。此人我从他出任甘州知府起我就开始与他打交道。这个人书读的不多,但颇有谋略,也懂得顾全大局,品德嘛虽然处事荒诞内心却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但也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他若进城,首先要做的事情不是为明宗皇帝报仇,而是巩固自己地位,力求于稳,朝廷的官员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变动,处置八爷那只是对明妃和太后她们有一个交代同时也算对那些猜疑的朝臣一个交代。但兄弟相残,传出去对皇室的名声有污点,使天下人小看了皇室,这一点太后是绝对不愿意看到的,为了保全皇室的脸面,太后也不愿意让冷无为去查。没看到吗,太后给冷无为的诏书上写的是‘朝中有人弄权,颠覆汉室’,对宫里发生的事情是一个字也没有提。冷无为出兵打的招牌也是保汉室江山、勤王之名,也没有说个原因,这里的蹊跷,还不明白吗?”   王英松了口气,钦佩道:“魏大人熟知宫里、朝里的事情,如此大才咱家着实佩服啊。只可惜八爷未能成事,先生之才恐怕也委屈了。”   正说着,太监总管高顺带着几名小太监端着几件服饰朝他们这里走来。在以前,他们二人便是死对头,说起来也是机缘,他们二人是同时入的宫,算来也是历经三朝了。只不过王英头脑灵活、手段高明,更会猜度皇上的心思。在这一点上高顺远不如他,但他却有自己的一技之长,凡是伺候的主子娘娘们对他梳的发髻无不满意,当太后还是皇后时就把他弄到自己的身边,渐渐的成了后宫的总管太监。   “哟,这不是王总管和魏大人,咱家这厢有礼了。”高顺笑着拱了一下手。   魏青书回了一礼,找了个托词离去。   王英连礼都不回,寒着脸斜视道:“高总管这几天忙什么呢,这几天总看不到你人影,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出了宫了呢?”   高顺不冷不热的回道:“嗨,咱家还能忙什么,咱们做奴才的也只是听从主子的话。这不,太后娘娘让奴才找人做了件新衣裳,说是等着以后举行大典的时候能派上用场。当时奴才就问,太后娘娘到时候再准备还来得及。你想这么着,太后娘娘笑了笑,说到:”早准备总是好的,免得到时候忙的手忙脚乱的。‘王总管,我就想问问你,这最近宫里有什么喜事没有,办什么大典啊,你看这布料还是前些时候太后娘娘亲自选的,多鲜亮啊,这喜事看来不小啊,您说呢?“说完嘿嘿的笑了起来。   王英如何不明白他说的意思,当下笑了笑道:“最近会有喜事吗?我怎么不知道。高总管能否指点一二啊。”   高顺呵呵笑了笑,“有时候人不要蹦的太高,也不要贪的太多,做奴才的就应该对主子忠心,哪怕主子哪一天不要奴才了,也不应该有恨,另投他主。这才是咱们做奴才的道理。您说呢?”说完一拱手就带着人走了。   王英看着高顺的背影,恨的牙齿都跟着响,暗暗盘算道:“不行,我不能就这样等死,我得赶快走才行……”   东暖阁内,短短的几天之内,文思明显的苍老的很多,孤独的坐在榻上,批阅往来奏报的折子,他很清楚就算批了,也不会有人去办理,但既然已经坐上这个位置,总要做些什么吧,而且每批一道折子心里就舒服很多。   门打开了,一将领走了进来,躬身施完礼后,道:“王爷,据派出去的人来报,冷无为他们应该就在这一两天之内就会到达平沙镇与大军汇合一处。末将想请命,趁他还未到平沙镇,将他截杀在半路之上。大军无帅,料想他们也不会贸然再出兵,到时候王爷再拉拢他们,也未尝不能扳回局面啊。”   文思停下笔,看着眼前之人,崔浩此人先前相处并不多,可事后却发现他一旦认准的事情就一定会死心踏地,自己本与他并无任何交情,只不过萧贵中的一纸书信,他便全心效忠,而且并不奢求什么,现在看看他,文思心里突然感到有些愧疚。   “这事情你就别管了,咱们京城里有多少兵马你也很清楚,冷无为前来肯定带有兵马,想杀他谈何容易,就算成功的杀了他,可三军里明妃还在,她依然可以下令。局势已经不可挽回,就不要强求了。你也好好准备一下,我这里有些银子,虽然不多,但足够你享用一生了。你……还是赶紧的吧。”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一叠银票来,瞧样子足有百万两之巨。   崔浩愣了一下,忽然下跪道:“王爷,您这是在骂臣,臣誓死效忠王爷,决不独自逃命。臣早已经安排妻眷离开京城,没有后顾之忧,望王爷准许臣守在王爷身边,不负萧公之恩。”   文思看着他,感叹之余,突然感觉自己真的有点可怜,现在身边对自己忠心的没有几个人,而眼前之人忠的也是别人的恩,如果他要知道萧贵中是受自己的要挟才写的那封信,恐怕他会第一个逃离自己。这时候,文思不由的想起了老九、老十,他们对自己是忠心耿耿,可自己却杀了他们,还把弑君的罪名扣在他们身上,真到了地下见他们时该是什么样的情形呢?   “好了,你先下去吧,记住不要干那些傻事。冷无为就算真的带大军进城来了,本王也自有应对之策。”   “王爷!”   文思挥了挥手,崔浩叹了一口气只好退下。   永元六月二十日,西边五万军队正式与平沙镇的大军汇合在一起。不过令诸将感到意外的是,冷无为并没有来,而是他的又一个夫人代表他而来,并手持帅印,显示着自己的权威。   其实冷无为身上的这块大印并不是指挥三军的大将军印,那只是一个只能指挥西边麾下守卫的军队,在这里仅仅代表他的权力授予和身份的象征。   将军营帐里。   齐海等人一起看向坐在上位上的女子,此女子容貌美丽,举止不俗,尤其是气度上更是不凡,从谈吐中显示着其智慧和眼光。   “各位将军,想必你们也都听说夫君他身遭刺客袭击,受了重伤,至今还不能痊愈。在此关键时刻,不能没有人出面主持大局,容相公不弃和倚重,特将印记交于我手,全权处理如今的局面。希望各位将军能配合小女子,一同解决眼下的局面,如何?”   部分将领的眼中明显地透着不信任之色,更有的是犹豫不绝,不知道是否该不该听从,毕竟此事事关重大。   齐海比较稳重,他起身道:“您是冷大将军的夫人,那我们就称呼您为夫人吧,希望您不要介意。”秦雯含笑点头。齐海接道:“夫人,此事十分敏感而且又十分的重大,如何处理希望夫人能给个说法,也让众将明白。”   秦雯示意他坐下,环视周围,从每个人的脸上都有很不自然的神情,她很清楚在大汉女人的身份是卑微的,别说不能在这里发号施令,就是平常人家待客开席,女人也是不能上桌的,要想在瞬息间改变众人的想法,这不大可能,现在也只好抬出冷无为来。其实所谓的相公、夫君之称呼,冷无为并没有亲口承认,但也没有否认,而秦雯虽然是女子却不能不自己先当众提出来,造成事实,只有这样下面的人才能听令行事,否则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难成啊。   “您是齐海将军吧,相公常和我提起你,也提起在‘天’字军团的诸位,想当初你们攻北魏打伪宁,你们这些虎将都是身先士卒,勇往直前,对那些骄傲自大的伪宁大军是一点都不畏惧,而且还没有败过一场。相公说,就算他计谋再高,没有勇敢的将军们和士兵们也是不能完成的,这一点他十分感到高兴,也对大汉的将来充满信心。”   一听赞扬,“天”字军团所有的将领一同起身,齐声道:“大将军谬赞,我等俱是仰赖将军谋略和信任,无大将军就无我等,我等粉身碎骨难以报答大将军之情。”   声音洪亮,士气高昂。秦雯虽然早知道这“天”字军团是冷无为一手拉出来,建造出来的,但过去冷无为的形象使得她颇为怀疑,对“天”字军他也产生了好奇,当亲眼看到其军真面目时,不由从心里感到害怕,这里的士兵和以往见到的士兵很不一样,每个人的眼里都有杀气,身处三军之前却感到阵阵凉气。如此之强大的军力,是她生平从来也没有遇到过,现在见这军队的那些将领对冷无为由衷的感激和忠诚之情,使的产生做冷无为的女人也不错的想法。   “诸位将军请坐。”   众将齐身坐下。   “各位将军,我想问一个问题,你们与相公相处多年,你们以为相公他的眼光如何?”   姚胜是个直性子,道:“大将军眼光见地是常人所不能,这一点我最佩服了。而且思路填密,部署周全,我姚胜对大将军是由衷的钦佩。我朝上下还没有谁能高过大将军。你们说是不是啊。”   其他人连声说是。   秦雯又道:“既然诸位信任相公的才智眼光,那么相公派我来处理此事,自然相信我一定能处理好,你们以为相公派我来的做法是对呢还是错了呢?”   诸将都不说话了,好像已经默认了秦雯代表冷无为指挥全局的身份。   “下面,我们来谈一谈咱们怎么取得京城。此次咱们出兵打的是勤王的口号,理由是朝中有奸人弄权。这一点,我希望你们能清楚的明白,不要扯到别的地方去,以免多生枝节。而这个奸人是谁呢,那就是八爷。至于其他的人,我并不打算追究,也希望各位将军带兵入城后,也不要骚扰百姓和随意抓捕官员……”   “什么,就定八爷一个人的罪,这好像说不过去吧,那些他的爪牙就不处置了,这是不是太儿戏了?”常武忽然反对道。其他人也跟着附和起来。   秦雯咳嗽一声,下面的人顿时安静了下来。   我也知道这不合常理。但我希望大家清楚,这是皇室的事情,还轮不到外臣们去查根究底,否则诸位今后的身上就有说不出来的麻烦。至于那些人处置不处置,到时候自然有个说法,但现在不可以。如今我们进入京城,朝里上下必然慌作一团,我们首先要的就是稳住局势,延续大汉的繁华昌盛。紧接着就是保安亲王登基,此乃首要之大事。正所谓家不可一日无主,国不可一日无君,从先帝遇难到如今已有很长时间,立君才是我们首要的大事情。各位以为呢?“   此话一出,诸将都齐点头称“是”,同时也对秦雯的看法大大改观。   “末将等谨遵夫人号令……”         免费小说 www.akmfxsw.com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