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第二百九十三章 突然出现的秦公主

臭小子闹官场 by admin

2019-8-29 19:11

    “万花楼”是镇西城风月场所的第一楼,它之所以能派第一,不仅因为这里的女人各个都是可人,更重要的是这里的场所别其他妓院要高雅的多,这里只卖艺不卖身。每个女子都有拿手的绝活,想从这里占便宜,还从来没有人有过。   正因为如此,盛名遐迩,来的人也就更多了。自然其他的风月之地便被比了下去。“万花楼”有个规矩,那就是从来不让这里的女人出去应酬,或许是想保护她们,这才设的规矩吧。   冷无为虽然请了不少的风月女子做客,却惟独没有请到“万花楼”的女子。正因为如此,一听田大说新来的歌舞团到“万花楼”,马上就要跑过去。   “万花楼”从前面迎客楼,到后院的厢房、花园,大约有百步之遥,楼阁四五所,小院有三四进,分别住着各式等级的女子。白天这里是大门紧闭,可到了晚上,那就是另一番的热闹景象了。   现在大概是午时时辰,冷无为和田大溜达到了这里,一看大门禁闭,便觉有些扫兴,但想想也是,自己来的也真不是时候。但田大则不管这些,大拳头就往门上砸。   “快开门,里面还有喘气的人没有?”   没过多久,一龟奴跑了过来,揉着双眼,扯着嗓子道:“敲什么,喊什么呢,知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现在姑娘们都在睡觉,要玩,晚上再来吧。”打着哈气就要关门。   田大可不管,一脚把门踹开,从怀里拿出一叠银票,道:“看到这些银票没有?每张可都是一百两。”   龟奴看着田大手上的银票,不敢相信,忙揉了下眼睛,确定无错时,忙道:“哎呀,原来是二位爷,我这就叫姑娘们下来。”   冷无为摆摆手,反手把门带上,朝堂里的椅子上一坐,道:“她们就不必了,我听说你们这里来了歌舞团,听说这里面有个尤物,是不是啊?”   龟奴躬着身子,在一旁陪笑道:“呵呵,这位爷,您的消息还挺灵通的吗,不错,咱们老板刚从西楚那里买了一组歌舞团,其中的一个女子,年纪虽然略大了点,可确实是非常的漂亮,而且气度不凡。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所不精。要我,我这就去请她过来,弹奏一曲?”   冷无为点点头,笑道:“她叫什么名字啊?”   “她叫寒霜姑娘,小的这就去。”龟奴忙跑了过去。   大约过了一柱香的时候,那龟奴才跑来,笑道:“寒霜姑娘说她不便起身,所以请各位进去?”   冷无为呵呵笑着起身,走了过去。穿过一道走廊,来到一间雅致的偏院,那里像是新盖了一间房子,装修的十分奢华。未到门前,却已经闻到里面檀香的味道。   田大给了赏后,鬼奴笑着跑开。二人进屋,只见早已经备好了椅子,连茶都奉上了。椅子前面有道珠帘,正好挡住里面奏琴之人。   “寒霜姑娘,我等慕名而来,就是想听姑娘的琴声,失礼之处还往见谅。”多年的官场生涯,现在冷无为说话倒也文绉绉的。田大则大咧咧的往那一坐,捧起茶就喝。   不见寒霜姑娘,却听已动之琴瑟之音,悦耳动人,而且悠远。这琵琶所奏之音,有些哀怨,却带有无限之遐想。就是不懂音乐之人,也会被这音乐所表达的感情而感染,沧桑、气愤以及对欢乐过去的怀念。   一琴奏毕,只听帘中女子道:“二位可以出去了。”   还在沉浸在气氛之中的冷、田二人,被说话之声唤醒。这声音,冷无为感觉似曾相识,有着这样的感觉,忽然想起这音乐仿佛是楚音,便问道:“姑娘可是西楚之人?”   寒霜姑娘道:“是,公子有何请教?”   冷无为哈哈笑了笑,“哪有什么好请教的。只不过有些感慨罢了,十多年前,我去西楚办了一件差事,差事虽然办成了,可有不少的遗憾。姑娘,你不知道,西楚的公主可还喂过我喝汤呢……”   “当”的一声,琵琶落在地上的声音碰撞所发出的声音。冷无为虽然看不见里面女子的表情,但看出这姑娘好象有什么问题。   “你……,你可是姓冷?”   这下轮到冷无为惊讶了,“没错,在下是姓冷,姑娘认的我?”   话音刚落,帘子赫然打开,冷无为看着那女子,两眼发呆,结结巴巴道:“你……你……,秦公主?”   一旁的田大也傻了,但很快就出去把门关上,在外面守侯。   这女子赫然就是秦雯,虽已经过了十多年,她变的更有风韵了,保养的也很好,看上去也只有二十五六一样,身材该凸的凸该凹的凹,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瑕疵。   “冷大人,好久不见啊。”刚才还激动的秦公主迅速之间恢复平静,脸上显得是波澜不惊,一看就知道这么多年历练下来,这城府也练的很深了。   冷无为惊讶之余后,便是满怀关切,问道:“你……你怎么落到这里了?”   秦文苦涩一笑,在刚才田大坐的椅子上坐下,眼睛一直看着冷无为,“当年一别,本(宫)……我一直在注意冷大人的风采啊,想不到你二度为帅,还任过宰相,如今你不也落得被西放的田地吗?”   冷无为笑笑,道:“龙有卧浅滩之时,虎有落平阳之困。也许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冷无为还会东山再起,秦公主你可信?”说着捧着茶杯遮住说话时脸部的表情,喝上一口茶,然后放下。   秦雯笑笑,她看着旁边的这个男子,心里的感觉颇为复杂,什么样的情绪都有,是这个人把自己推上政治舞台,是这个人改变当时西楚政治的格局,是这个人救下他父皇的性命,同时也是这个人触动自己的心。   久久的两人都没有说话。冷无为不说话,只是不想说话,对秦雯,他并没有多大的感觉,毕竟他压根就没有存过这个心思,现在看她也只是同情她。   “你父皇的事情,我听说了。西楚现在是……”   “他们这些叛贼!”秦雯公主一听冷无为提起西楚的事情,就气不打一出来,“我父皇是被他们害死的,而且父皇也没有心愿是让安乐王为帝的。父皇在世的时候曾经说他万一没有子嗣继承大统,就让宣王的儿子乐山王为帝,由我辅政。父皇说这话的时候,皇后她就在身边,想不到会变成现在的局面,我真不甘心啊!”说着眼泪流了出来。   冷无为叹口气,摇了摇头,道:“你也不必难过,人生不如意总十之八九。我当初不也风光过吗,现在不也这样,看似坐镇西疆,其实就是发配到这里来。住的地方周围全是密探,恐怕我今天晚上和哪个女人说话,他们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我不还是这样活吗?你说是不是这个理。西楚你只能保一时,又不能保一辈子,古往今来又有哪朝哪代是永存的?”   秦雯看着冷无为,幽幽地叹道:“想不到你也能说出这一番话,你和当初比真的成熟了不少。”   冷无为撇撇嘴道:“成熟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为别人卖命,当别人的奴才。我们这些当官的,是混一年是一年喽。”   秦雯笑笑,不再说话,从她的笑容看,不信冷无为说的是真的。   “对了,我听说你遭了刺客,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冷无为问道。   秦雯双眼像喷出怒火一般,道:“当时我以为真的要死了,可突然之间来了一个人,把我给救了。这个人你也认识,就是当初我们一起玩骰子时,那个商人袁贵。是他把我给救了,然后我就混在他旗下的一个歌舞团里,然后才混出西楚的。为了帮我脱困,袁贵可没少花了心思,他到处放风说我到京城了,吸引了各方的注意,我这才清楚逃离出来。这里也是他的产业。”   冷无为忽然笑了起来,“想不到咱们都是托他的福啊,想当初我逃离西楚的时候可多亏了他的帮忙。今天你也受了他的帮助,咱们还真是一种缘分,呵呵……”   秦雯微微一笑,真是泪痕尚尤在,笑靥自然开。   接下来,两人都随便说些心得,基本上都政治上以及施案方针,和未来楚汉两国的动态,二人的看法基本相同。这过程中冷无为惊讶着张大双眼,不敢相信秦雯在某些方面,尤其是施政方略上强自己数倍,或许这是因为各自修养不一样吧。   “秦公主,这么多年,我都没有听说过你的驸马是谁,可否告知?”冷无为笑道。秦雯看着他,双眼起了促狭之意,道:“他姓冷,叫无为。”   冷无为立刻呆住了。   秦雯顿时笑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正色道:“驸马的事情,我想都没有想过。父皇对这事情也从来没有重视过。而且他希望将我培养成女中男儿,成为将来的摄政之主,所以也不怎么希望我嫁人,受他人影响。所以也就成了现在这样。”   冷无为恍然。   出了“万花楼”,冷无为再一次回头看看此楼,落寞地一笑。刚才他看出秦雯貌似抛弃西楚的一切,想淡忘自己的身份,可眉宇之见却有着仇有着恨,有着更多的是哀怨。   “冷少,刚才小寇子找来,说府里来了个客人,催你回去呢,说是有惊喜?”田大像是在隐瞒着什么,鬼鬼地笑道。   冷无为不以为然道:“我现在这样子哪还有什么惊喜啊,有的只是更多的惊怕。不知道什么时候,京城来了什么人,把我的小命拿去。”   田大笑笑,拉着冷无为就要走。可冷无为却还是留恋此地,刚才如果不是田大几次来催,他还真不想离开,他和秦雯遭遇类似,都是从颠峰的位置上,沦落到现在的地步,二人的心结是一样的,情绪也差不了多少,彼此怀着对彼此的理解,同情、惋惜、自怜占据了二人的心。这样心情,一般人是很难理解,也很难劝慰,只有遭遇相仿的人,才能打开心怀,畅所欲言。   “田大,好好找些人手保护这里,不许让任何人侵犯这里。还有秦公主的后院多弄些花草,多添置些物件。再有,送个小丫头过去,专门服侍她。总而言之,在我眼里她还是公主,不许让任何人轻薄她,知道了吗?”   田大点头,道:“我马上就去安排,并且交代这里老鸨,不许任何人亲近公主。”   冷无为看着“万花楼”长叹一口气,道:“不如再从新找见小别院,把她接出来。老留在,我的心里总想猫在挠一样,满不是滋味的。一个堂堂的公主落到现在的地步,她的心比我还苦啊,若是再让她强颜欢笑,情何以堪啊。”说着摇摇头,往前走去。   将军行辕府。   当冷无为一到府门口,就感觉有些不对头,府里的人看着自己,那眼神总是怪怪的。一进大堂,发现马娉婷居然拉着一位女子的手,在说些话,便走上前,笑道:“我的小宝贝,不给我介绍介绍,这位姑娘是谁啊?”   话刚说完,两女子听到冷无为进来,同时转过头来。冷无为还没有来得及闭上嘴,却眼睛张的大大的,不可思议之极。   “韵诗,你怎么会在这里?”   原来那一身素衣女子,却是冷无为久久挂在心上的林韵诗。   (各位读者,最近几天之内,我因为工作的关系,恐怕难以保证更新。大概一个星期之后,就会恢复正常。   有的人在提出冷无为今年多大的问题,现在为各位解答。冷无为是在德武三年入仕途,当时他是18岁,德武帝驾崩时,是德武十三年,这一年也是永元一年。现在是永元五年,这样算来他今年才不过32岁,还算是青年。   与五色才女宫宫主龙兰,相识是在德武六年,永元五年便是二人相逢履约之时。也就是说,令冷无为头疼的问题,很快就要到了。大家拭目以待吧。)   下面是有关女子年龄记录:杨雪儿:31岁。乐灵:30岁。林韵诗:30岁。凌丽:31岁。文静:30岁。秦雯:30岁。马娉婷:28岁。苏雨馨:31岁,比杨雪儿大一个月。方楚楚:29岁;纪飞灵:30岁;龙兰:26岁。柔云公主:27岁。   可怜的冷无为,奔波一生,让他的那些红颜知己也跟着消磨岁月,悲哉,哀哉。   好在那些女人都是大富、大贵、深懂养颜之人,容貌上每年几乎一样,年纪对她们来说只是一个数字,大家往这方面想,或许好受一些。哈哈。         w ww. a kmFXSW .com ak免费小说网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