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第一百六十二章

臭小子闹官场 by admin

2019-8-29 19:11

    冷无为一回到京城就被德武帝招进宫里,这一举动顿时引起各方势力的猜度,如今的冷无为已经不是当初才入京城的一个小知府,现在的他的举动已经和大汉将来的命运联系在一起。   皇宫里。   自从冷无为被传押送京城受审,受到牵连而被欺侮的不只是苏雨馨一个,刘月娥和凌丽借着杨公府的帮衬如愿已尝的做了侍膳间的宫女,专门负责帮助那些侍膳间的大宫女们干些杂活,倒也很轻松,偶尔也能常常见到德武帝,但与她们想的那个皇上大不一样,德武帝在她们看来是很威严的老者,不怒自威,连用膳的时候也不苟言笑,侍奉在一旁的宫女和太监根本连大气喘一声。上次,一个太监不小心打了个喷嚏,那王总管就把那太监打残了,在敬事房里被关了一个多月。当冷无为出事后,那些宫女们见凌丽的靠山倒了,女官就把她们派到御膳房那里,至于公主介绍的事情,这些人是不知情的,只有高品级的女官才能知道。小顺子又到北方去传旨了,没几个月回不来,走时也忘了交代。   御膳房的事情很烦琐,尤其有很多是体力活,好在她们人比较随和,加上手脚也还算是勤快,没过多久倒也混熟了不少人。   刘月娥抹着锅台,天气热的很,不时的擦着脸上的汗水,捶着腰背,这御膳房的公公们每天都会来查一边,所以一个锅台都要保证一尘不染,“凌丽,你擦洗的怎么样了?听说今天好象皇上要和一位大臣共同用膳,你说这是哪位大臣这么有面子啊。”口里说着,手也不闲着。今天的御膳房里只有她和凌丽负责清洗,其他人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凌丽的力气弱些,在家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从来还没有干过这活呢,还没有干多久不是这里酸痛就是那里酸痛,这些还要忍着,听见刘月娥发问,随口道:“我们在侍膳间和御膳房干了这么久,皇上很少与大臣一同用膳的,依我看无非就是哪位军机大臣……”   话刚说完没有多久,那跑去偷懒的太监和宫女们一阵风的跑了进来,抢着帮刘月娥和凌丽干活,嘴上还客气的要命,每个人的脸上都笑咪咪的,还不时的满怀深意看着刘月娥和凌丽两人。   刘月娥和凌丽被突来情况搞的措手不及,一时愣在那里。凌丽忙询问一直相处不错的宫女红霞,道:“今天大家这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是不是公公们要提前来检查了?”   红霞一脸羡慕地道:“你们熬出头了,忠贤侯已经进宫了。”   凌丽没好气道:“你是存心气我是不是,你知道我们就是因为他才沦落到这里的,现在他一个罪犯被押解回京,有什么奇怪的。”说着继续拿抹布擦洗灶台。   红霞笑着夺过凌丽手里的布,道:“你是有所不知啊,我听说这忠贤侯根本就不是被押解回来的,而是皇上瞒着那些闹着要和亲的大臣们换个方式招回来的。现在侯爷正在御书房里和皇上谈军国大事呢,而且一进京城就被加了‘御前军机处行走’,这是多大恩宠啊。你想想看,那些把你们发到这里来的女官能不知道厉害,过不久就回把你们招回去,还有今天御膳房的那些菜肴是皇上特别招待候爷的。”   凌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果然不到一刻的时辰里,那把她们发到这里来的女官特地过来,说什么侍膳间人手不够,要她们回去,接着又是一联系的好话,还没有经历过浮沉的刘月娥和凌丽被她这几句话说的眉开眼笑,仿佛已经忘记当初她们是怎么下来的。   御书房里。   冷无为看着那堆积如山的奏折,这些都是力主和亲的大臣们的奏本,就连一向态度强硬的吕贤等将领们也递上奏折,也主和亲。当这些德武帝命他可以翻阅这些奏本的时候,冷无为就预感到不妙了,看过这些大同小异的奏折后,也明白了皇上是什么意思,也正是因为明白皇上的意思,冷无为才不敢随便发表意见。   现在摆在冷无为面前的路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和其他大臣一样,主张和亲,可这一来很有可能失去皇上的恩宠与信任;另一条就是跟从皇上的意思,放弃和亲,力主出兵,可这一来就等于和朝廷里所有的大臣为敌,要是万一战败的话,皇上会不会放弃他,把他当替罪羊,放弃掉,那责任推到他身上。这可是两难的问题啊。   德武帝笑着看着冷无为,整个御书房里只有他和冷无为两人,连王英也被打发出去,因为这个消息绝不能预先透露出去,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骚乱,“冷爱卿,你有什么看法,说来听听?”   冷无为背后都湿透了,平时满脑子的主意,此刻却一点都拿不出来,深深吸了一口气,躬身道:“皇上,大臣们的意思有一定的道理,用和亲求和未必不是上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德武帝脸色顿时表现出不满。   冷无为看在眼里,这话顿时打了个弯,接道:“但这也未免堕了咱们大汉的威严,也有损刚建立起胜利信心的军心,因此这和亲对军心来说是有害的。所以……”他都不知道在说什么了,“所以”了半天再也憋不出什么来。   德武帝脸色顿显喜悦,站起来,走到冷无为的身边,拍拍他的肩膀,道:“冷爱卿说的极是,朕就是这样想的。明天早朝你就把反对和亲的奏折递上来,朕要当场宣读。”说完哈哈大小,其实他刚才也看出冷无为也是想顺风顺水的,支持和亲的,刚才突然一变,就知道这小子的心里最重的不是那些大臣们的意思,而是他的意思。   冷无为只想哭,这不是让他与众臣为敌吗,这个黑锅怎么背啊,他现在后悔了,如果刚才态度再强硬一点,或许也不会这么倒霉,揽下这差事,这个奏本怎么写,冷无为实在是不知道从何写起,可德武帝已经明旨让他明日上奏本。   德武帝对着门外喊道:“王英,御膳准备好了没有,真的大将军从回来还没有吃过东西呢?”   王英推门进来,笑道:“回皇上,御膳早已经备好了,全都是侯爷喜欢的菜式,奴才找人吩咐御厨们做的,不知道皇上是在乾清宫里还是在养心殿里用膳?”   德武帝点点头,道:“那就安排在养心殿吧……”话还没有说完,屋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大内侍卫手提着文书,一见德武帝就跪下,急着道:“启禀皇上,西北传来紧急告急文书,狼牙关在七天前已经失守,守关三万将士全部阵亡,守将连亮自杀身亡。这是榆林关守将发来的求援文书。”   德武帝急忙接过审阅起来,脸色越发的严峻,冷无为在其身边也感觉到呼吸的困难。“冷爱卿,你看看吧。”将文书交给冷无为后,命王英把西北军事地图找出来。   “狼牙关,在这,榆林关在这,后面是云州,云州后面是陕川平原啊……”德武帝一边念着手指一边在地图上划着,方向一直朝东。   冷无为脸色也严峻起来,从文书上来看狼牙关一失,等于已经丢了半个安西省,如果榆林关也失了,剩下最后一座屏障的那就是云州。如果云州也不保的话,大军南下或者东进,整个西北恐怕就不得安宁。朝南直入滇西、九江两省,再往下那就是江南四省,西南也不保,东进可以过兴平、马平,经鲁南进直豫,危及京城。现在西北大军和北方军队近五十万的军队为防守北魏的五十万大军,全部都集中在甘云和辽北两省边境一带,东方军团被放在辽东一带,防止大夏一亡,宁国大军突然入南。   最近户部和兵部正在闹裁军的事情,国库空虚,已经容不得军队着庞大的开支,军机处和兵部、户部都已经拟好了章程,将大汉朝的二百四十万大军缩减为一百万。试着将南方军团的七十万军队缩编为二十万(不算冷无为的三十万军队),东方军团的四十万要变为十万,北方的非战斗军队将彻底的减掉,保有的兵马与西北军队合在一起估计只有五十万,一下子要减去四十万,是所有军队里减的最多的。   德武帝很明白国库能撑的也只有一年的时间,因此对军机处和兵部、户部都已经拟好的章程表示赞同,也下了旨意交代各处办理。如今圣旨已经发出去,可狼牙关却失去的这么快,现在能动用的兵马也只有冷无为带来的三十万。   “皇上,臣这里有三十万大军,不如现在就调往西北吧,军情紧急啊。”冷无为主动道,他明白一旦失去了云州,那大汉的战略主动权就交给了对方,宁国的军队到时候就四处开花,挡都挡不住。   德武帝点点头,对着王英道:“立即传旨,让吕贤、林天远、萧贵中、刘本、陈嘉成速速进宫议事。”   “奴才遵旨。”说完王英退下。   德武帝眉头紧皱地看着地图上的辽北的边境,魏岗已经失去,现在北方大军驻守的是在燕州和辽北草原一带,那里没有关口,很适合野战,如果不是北魏朝政腐败,官吏无能,将领大多数是贵族和士大夫的子嗣继承,懂打仗的不多,或许现在辽北也不会那么平静,这北魏的兵马有百万之多,现在只出兵五十万,还有五十万想来在北边防守着宁国,可惜这五十万对宁国那强悍的骑兵应该没有多大作用。宁国兵马不多,总共加起来也只有八十万,但几乎全是精骑,步兵不多啊。   冷无为在一旁小心的伺候着,内心却飞转的盘算,他现在想的是如果云州一失,大汉的命运好象就很难说了,还有那个杨纯,他的进展和白姑姑说的一模一样,六年的时间灭亡大夏,估计到明年的开春,大夏就被灭了,到时候搞不好真恐怕与他叫阵,还好现在有了白云飞这个天生马上的将军。   吕贤等诸位军机大臣一进门就忙行礼,德武帝忙让他们起身回话,吕贤是军方重臣,说道:“皇上,臣以为应该速速派兵救援,云州千万不能失去,否则追回来可就难了。”   林天远和萧贵中的意思是赶快与北魏和亲求和,将北方的军队调到西北去。刘本和陈嘉成的态度介于两者之间。   德武帝紧皱的,眉头看向冷无为,发现冷无为的婚根本就不在这里,这家伙居然在这个时候还有笑容,不悦地问道:“朕的冷大将军,你有什么看法啊?”   冷无为还兀自沉醉在将杨纯踩在脚底下,看他求饶的样子,对德武帝的问话根本就没有听见,好在刘本偷偷地捅了他一下,他才在幻想里跑出来,说道:“皇上,臣的意思是……”头上的汗水急了出去,心里暗暗急道,刚才皇上问什么来着?   德武帝冷笑一声,道:“朕的冷大将军,你在想什么呢?还那么开心。”   冷无为慌忙地跪下道:“回皇上,刚才臣在想臣又有可以为皇上立功的机会了,所以一想到立功,臣就开心了,因此臣没有听到皇上的问话,求皇上宽恕臣的大不敬之罪。”   德武帝很肯定这话前半句是假的,后半句才是真的,不过心里却乐了起来,真要他这话呢,露出笑容道:“你肯为朕分忧,朕如果给你这个机会呢,你能保证能打胜仗吗?”   冷无为没有想到皇上居然也像无赖那样,给根杆子就顺着杆子爬,这杨纯是什么人,那可是宁国的第一大将,文武双全,自己是什么玩意,以前一个要饭的,给人家提鞋都不配,现在要和他去叫阵那不是去送死吗?脸拉的老长老长,皇上说的话就是圣旨,磕头道:“臣……臣没有把握,但臣一定会尽力的,哪怕就是战死沙场,也不让宁国取我大汉一寸土地。可臣想我大汉人才济济,吕大将军更是老当益壮,打仗经验非常丰富,臣这个小角色实在是不敢担当如此重任,吕大将军出征,那是万将归心,民心所向,必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那宁国兵马只有马革裹尸的份。”   众位军机大臣差点昏倒,前面说的那么壮烈,结果把球踢给吕贤,说白了就是不想去。   德武帝哪会这么容易被冷无为骗过,对着吕贤道:“吕大将军你可有把握?”   吕贤的脸色通红,这一仗他也没有把握,也不想去,搞不好还丢了一辈子积累的名声,道:“臣以为无为实在说的谦虚,他在南李那一仗,夺取十几座城池,所折损兵马不足五万,实乃一带将才,臣以为此时定能为我大汉再立军功……”   他话还没说完,冷无为忙接过话道:“老将军谦虚了,小臣哪能和你比啊,想当年你是如何的英雄,当初爷爷在世的时候每次提到吕大将军,那大拇指竖的直直的,您就不要谦虚了,也不要辜负爷爷的在天之灵,您说是吧。”他知道这吕贤最敬重的就是杨陵,因此拿话挤对他。   果然吕贤的脸色憋的通红,吸了一口气,准备上前领军出征,德武帝哪有不知道,论辩才这十个老实的吕贤也不是冷无为的对手,忙替吕贤对冷无为说道:“吕大将军身为领侍卫内大臣,又是军机大臣,朕离不开他,因此现在能领军出征的只有你了,你不会不愿意去吧?”   吕贤一看皇上为他出头,刚伸出去的腿又收了回来,虽然他一心对大汉进忠,但官场这么多年,怎么也熬出点心机出来,更看出来这场仗不好打,朝廷的官员们也没有做好打仗的准备,老百姓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战争来临的可怕,依然安居乐业,在这一个什么条件都不具备的情况下,带兵出征是可怕的。   冷无为也看出来了,这皇上真把他当成救命草,当万能人了,圣旨难为啊,可怜西西地道:“皇上,臣领旨,臣这就召集部下商议。皇上,有劳您命人把那御膳带到臣的府上,也算是臣最后的晚餐吧。”   德武帝笑着对王英道:“去,叫御膳房把菜肴送到将军府去。”   王英领旨退下,冷无为也跟着退了出来。   一出了门,不知道怎么了冷无为像失掉魂一样,跟着王英走。   “侯爷,您跟着奴才做什么啊?”   冷无为恍然醒悟,看看周围没人,哭丧着脸,道:“干爹,您得救救我啊,我这一去是铁定回不来了,那可是宁国的铁骑啊,有二十万,还只是先头部队,我不活了我。”说着一屁股坐在地上。   王英蹲下身子,摇摇头,这一声干爹叫的他多舒坦,“侯爷,你也是,你推谁不好非要推给吕大将军,这战事纷飞的时候,皇上能少的了他吗?军机处能少的了他吗?他一走,皇上找谁去参询军事机要去。”   冷无为急道:“那个时候我哪想怎么多啊,我也真是,不敬就不敬,干嘛说那立功的瞎话,皇上是拿了梯子就上楼,也不管这梯子是不是纸做的。真想不到我冷无为一辈子打鹰,结果却让鹰啄了眼睛。”   王英小心地看着周围,见没有人,小声地道:“看来为今只有一计了。”   冷无为急道:“干爹有什么妙计能救我,孩儿一定报答您。”   王英在冷无为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冷无为顿时眉开眼笑……         w ww. a kmFXSW .com ak免费小说网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