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第一百四十九章

臭小子闹官场 by admin

2019-8-29 19:11

    “三六六,大,庄家通赔!”帮庄的柯雪枫叫道。   冷无为把银子往前一推,骂道:“他娘的,老子连输了三把了,再这么下去老子的内裤都没了,你们这些王八蛋银子少上点,想赔死我啊。”说完喝了一口酒,拿起盒子又要摇了起来。   众将济济一堂的笑着,喝着,整个三军大营成了大赌场,无论资历深的还是浅的,都好这一口。   “五五六,大,庄家通赔。”柯雪枫又叫道。   冷无为咬着牙,撸了半截衣袖,叫喊道:“娘的,有赌不为输,咱们再来。”就这几下输了好几万两银子。   这时,帐外侍卫跑来报道:“禀报钦差大人,敖将军派人来了。”   冷无为拿色子的手放下,道:“各位将军你们慢慢玩,老柯你帮我顶一下,输的算我的。”说着走了出去。   “来来来,快下注啊!”   出了帐门,冷无为认识来的人,是敖丙的心腹,好象姓仇什么的,问道:“敖将军把事情办妥了没有?”   仇校尉道:“回大人,敖将军说已经按原计划顺利执行了,现在定南城的将领都在期盼钦差大人到来,十三皇爷也被敖将军的人软禁了,大人可以放心进城了。”   冷无为笑笑,“好啊,正所谓赌场失意,可官场得意啊,你要不要进去玩几把,输的算我的。”   仇校尉贪婪的往里面探看,在外面早就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手早就痒了,但还知道自己的正事,按捺住道:“敖将军还盼标下复命呢,不知道大人何时进城啊?”   冷无为点点头,道:“明天一早就京城,你回去对敖将军说说,一定要把城里的治安搞好,听说城里的老百姓没有粮食吃,你让他想想办法,我希望明天进城时看到的不是哀鸿遍野,而是全城百姓沐浴皇恩的样子。”   仇校尉笑道:“大人,敖将军都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城里是治安稳定,那沙子已经换成粮食了,全城百姓都能买到粮了,各军队的钱粮也发下去了,军心已经稳定,大家都在感谢皇上和钦差大人呢。”   冷无为心情大快,道:“好,本大人一定向皇上推荐敖将军,敖将军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搞定城里治安,实在我大汉之栋梁,朝廷绝不会亏待他的,你回去告诉敖将军把有功的将领名单拟一份,明天本大人进城后就写折子发出去,大家共同沐浴皇恩。”   仇校尉大喜,拱手道:“那标下这就回去复命。”   冷无为点点头。   仇校尉飞似的跑远了。   “冷大人,恭喜你啊,这么快就立了这旷世奇功,实在是难得的很啊。”一种像女人发出的声音传了过来。   冷无为寻声看去,说话的居然是一个很瘦弱的禁军士兵,头低地很低。   “是你在说话吗?居然有这种语气和本大人说话。”   那士兵突然抬起头来,朱唇轻启,笑道:“冷大人,你好大的官威啊,怎么,你想怎么治我的罪啊,是不是要杀头啊?”   冷无为定眼一看,舌头都收不回去,惊讶道:“你怎么会在这里,相爷知道不知道?”   林韵诗嘴巴一揪,道:“他才不会官我呢,冷无为,本小姐可是跟你走了好几百里路,如果不是怕打扰你我早就出来,怎么,你也不体贴我一下,还像傻子一样站在那里。”   冷无为内心惊道:哇,跟着我,她该不会是喜欢上我的吧,天啊,老天爷还真是体贴我,知道我现在想女人就派个美人下来,哎哟哎哟,我要晕倒了。   “林大小姐,快请,这外面的天气冷的很,不如到我的行营里去,那里可暖和多了。”说着牵着林韵诗的小手。   林韵诗脸红了起来,跟着冷无为去了。   这个行营可是三军里最舒服的行营,这批将领虽然粗鲁,但也知道怎么拍马屁,冷无为的帐子和禁军护军统令肖明的帐篷是最好的,也是最舒适的,篝火那是日夜在烧着,整个帐篷暖和极了。   “瞧不出来,你这里的环境还真不赖。”林韵诗找了座位坐下。   冷无为热情的又是倒茶,又是命人准备点心,忙的团团转,好不容易歇下来,蹲在林韵诗的脚下,笑道:“林大小姐走这么多的路肯定是累坏了,我帮你揉揉。”说着毛手毛脚的握着林韵诗的小脚揉了起来。   林韵诗被冷无为弄的好痒,咯咯地笑了起来,道:“你该不会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服侍雪儿姐的吧。”   刚揉着起劲的冷无为,一听林韵诗提到杨雪儿,吓得站了起来,跑到帐门瞧瞧,对着林韵诗道:“雪儿……她不会也来了吧。”一脸的土色。   林韵诗后悔刚才提到杨雪儿,笑道:“没有,就我一个。哦,对了,你这里方便不方便我洗个澡啊?这几个月都没有洗,我真受不了我自己了。”   冷无为忙道:“当然没有问题,我立刻命人去准备,哦,对了,你不用穿这禁军的衣服,那忒不合适你,我有几件上好的貂皮棉袄,那可是皇上赐的物件,我看听合适你的。你也不用当什么禁军士兵,扮个男装在我身边,没有人会怀疑的,你认为怎么样?”   林韵诗低下头,用只有冷无为的声音说道:“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听的冷无为浑身发软,屁颠屁颠的去忙准备了。   定南城。   钦差大人的车鸾还没有到,敖丙等各级将领都集中在城门口等带钦差大人的到来。   “来了,来了……”眼睛比较尖的人看到车马,叫了起来。   果然钦差大人的旗帜已经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那浩浩荡荡的队伍要多显眼有多显眼。   敖丙等人立刻迎了上去。   “哟,敖将军,这一次来这么多人迎我,我还是有点不敢当啊。”冷无为笑着从马车上下来,看看现在这光景这真是不由感慨万千,一个月前刚到这里时,整个城里都是兵马,见的每个人脸上挂着的都是杀气。   敖丙笑道:“钦差大人到来,诸将怎敢不来迎接,大人,请……”   冷无为看了林韵诗一眼,意思是说跟着我还不错吧。   众将领簇拥着冷无为的车马进入城里,几十万的大军驻扎在城外,敖丙已经吩咐人去犒赏了。   府衙还是那个府衙,不过现在已经易主了。   冷无为看着之前府衙上挂着的“帅营”匾额已经不见了,现在已经换上“钦差行辕”四个字的牌匾,当下笑了笑,对着敖丙问道:“皇爷现在何处啊?”   敖丙笑道:“回大人,皇爷已经被末将等人关在西城的小房里,看守很严,不过皇爷的病情好象很严重,能不能活到二月还不一定,病死了也好,大家都省事。”   林韵诗一听,心顿时凛了起来,十三皇爷当初的威风自己在京城可是见过的,那是要多威风有多威风,就是皇上也要让几分,可现在,居然让眼前这个人玩弄成这样,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眼睛看向冷无为。   冷无为笑笑,道:“是啊,大家都省事。走吧,咱们进去议事吧,哦,对了,那封赏的折子你写好了吧,待会儿盖上我的钦差大印就成了。”   诸将齐声道:“谢钦差大人。”   行辕里的摆设已经不象元直在的时候那样,现在这里摆设成一家别致的小园一样,从家具上看,那都是新的,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哪来的。大厅的四周都摆着各式的花样,看起来特别舒服。   众人坐定,奉上茶后,大家伙客气的寒暄着。   冷无为忽然道:“各位听我说,十三皇爷的事情,大家心里有这个数就行了,以后大家升了官分到哪里的时候,可不要多嘴啊,这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如果谁的嘴把不牢,到时候人头落了,可不要怪我没有和各位大人说,尤其是即将要在京城的当官的,更要注意,你们说呢?”说着捧起茶杯来。   敖丙知道冷无为的话明着是对大伙说的,可实际上是在提醒自己,不禁率先站起来,感激道:“末将一定记住大人的话,各位大人你们说呢?”   众将起身道:“卑职谨遵大人之命。”   冷无为笑笑,按按手,道:“我也就是这么一说,各位将军请坐。俗话说朝里有人好做官,我希望经过这事情以后,大家的交情想来也深了些,以后大家也多走动走动,彼此也有个照应,谁有困难的,咱们就帮他一把,现在冤死的人多了,我可不想看到那里面突然出现各位的影子,你们说呢?”   众将都笑了起来。   敖丙笑道:“大家都以大人马首是瞻,以后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诸将齐声道:“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冷无为摆摆手,道:“你们错了,只要咱们都有一样为皇上、朝廷效忠的心,只会有福同享。咱们共谢皇恩吧。”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林韵诗看着这一幕,感觉好笑,以前没有看到冷无为怎么笼络人心,现在看到了,原来他把结党笼络的事情摆的这么冠冕堂皇,口口声声说是为皇上,其实却是在拉拢自己的势力,又是好笑又是好气。   其实没有谁比冷无为心里更清楚,来的这些将领有不少是十三皇爷的手下,如果不搞刚才这一套,会让他们感觉自己被排外,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就很难说了,现在自己说是结党,其实就是为了安抚他们的心,以免再出什么乱子。   恰好这个时候,侍卫突然跑来,道:“回钦差大人,皇上有旨意。”   冷无为惊着站了起来,“快,摆香案,接旨。”   敖丙早就准备好了,不一会儿香案就摆了出来。   这一次来传旨的居然是之前到天龙城传旨的吴公公,他一见冷无为就热情的跟什么似的,笑道:“哟,冷大人,您可不知道奴才为了抢着传旨可没有少花力气,而且奴才每次给大人传的旨都是奖赏,冷大人,你可怎么谢奴才啊。”   冷无为笑道:“公公有劳了,无为自然不会亏待公公您的。”说着给了他一个眼神。   这眼神吴公公太熟悉了,咳嗽一声,道:“钦差冷无为接旨……”   冷无为率领各级将领跪下,呼道:“臣冷无为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钦差冷无为自到南方起,办事勉力,忠心可嘉,特升做抚军大将军(二品大将军)领兵部尚书衔(从一品),加封二等忠贤伯,赐锦玉黄马带一条,宫廷骑马行走,统领三军,不得有误。余下诸将兵部按优录用,钦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冷无为乐得跟什么似的,接过圣旨,给田大使了个眼色,田大会意思,走上前去,“吴公公,您一路劳顿,不如先休息一下吧。”   吴公公知道这意思,就笑着告辞了。   敖丙诸将纷纷恭贺冷无为,什么肉麻的话都说了出来。   一将军道:“大人如此年轻就已经封到伯爵,封侯那是指日可待啊……”   另一将军抢道:“什么封侯啊,我看封公爵还差不多。”   其他人更是你一句我一句的。   冷无为高兴的头都晕了,笑道:“各位将军只要为皇上效力,也一样有机会得到封赏的,咱们这就写折子……哈哈……”   晚上,冷无为喝得醉醺醺的躺在床上,林韵诗总感觉到有些什么不妥,道:“冷无为,你不觉的这皇上的圣旨里面好象有什么不太对吗?”   冷无为正在陶醉中,满不在乎道:“什么不太对,你是不是嫉妒了,我封了伯爵,官做到大将军了,我还真没有想过,哈哈……”   林韵诗皱起秀眉,把冷无为拉起来,急道:“你能不能醒醒啊……”   刚拉起的冷无为又倒了下来。   林韵诗气的把被子捂在冷无为的身上,正想揍他一顿,不过看他睡着的样子,忽然又舍不得打了。这种感觉自己从来也没有,而且自己对任何男人都没有上过心,为什么对他却有这样的感觉呢?         ak免 费 小 说www. AKmfxsw .com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