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第一百二十二章 威逼太子

臭小子闹官场 by admin

2019-8-29 19:11

    轰动京城的事情又发生了。   继户部侍郎张定边被抓后,好不容易才安静的三天,户部侍郎马安又被抓了起来,凡是跟户部有关的人全部都被抓了起来。让人奇怪的是自从马安被抓后,街上的兵丁、衙役全部撤掉,小老百姓又开始出来做生意,京城又出现了以往的繁荣,好象那么多人被抓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似的,大批被抓的老百姓一个个都被放了出来。   冷无为在大理寺开堂审案,衙门禁闭,不放任何一个人进来观看。就连皇子也不让,所有的人都在等待案子的审理结果。   案子已经审理了五天了,依然没有任何消息。   今天是冷无为接案子以来第二十八天了,后天就是结案呈堂的日子了。   一所离太子府不远的茶楼里。因为时候不对,所以来这茶楼里的人不是很多。   “太子这几天都呆在府里吗?他现在有什么反应?”冷无为喝着茶,冷冷地看太子府。   太子府前所建商铺都有严格的规定,什么大小、什么高低都有严格的限制,以防有人图谋不轨。这前面的商铺只有一家丝绸店和一间茶楼,附近来往的人都很少,有人行走的地方都与太子府保持很远的距离。就是这家茶楼,也大约有近一百多米远,却是这里离太子府最近的。   冷无为派的人盯梢的,大多留在这里。要不被人发现难,但要被人发现却很容易,只要多几个人站在外面对太子府方向看的久一点,太子府很快就会知道。因为这家茶楼就是太子门人开的。   田大懒懒道:“不知道怎么搞的,太子前几天还蹦达着,可自从马安被抓后,他就没有再出过府了。”   冷无为想起什么,道:“你说太子找过李相,他回来有什么样的表情?”   田大回忆道:“哦,对了,是很气愤,好象气的不得了,当时有人挡了他的轿子,他让手下把那人打了个半死,自己还下轿子踹了一脚。”   冷无为笑了。   太子府里。书房里。   里面是一片狼藉,东西摔的到处都是。   太子一副无力的样子,躺在睡塌上,脸对着墙,不知道想着什么,衣服穿的也很乱。   “太子!”一奴才跑上来。   文竟懒都懒的转身,随口道:“什么事情?”   那奴才道:“办案钦差冷无为冷大人来拜见太子。”   一听冷无为三个字,文竟立马翻身起来,着急的整理衣服,忙道:“快,快去请他进来。”   那奴才还没有见太子这么失态,愣在那里。   文竟一脚把那奴才踹到地上,“骂的,你发什么愣啊,还不给我出去。”   那奴才醒悟跑了出去。   客厅里。   冷无为用着茶,打量着这太子府里的景色,的确很是贵气,就是从门口进来到这里也走了不少弯。而客厅旁边的珍奇古玩也放了不少,也不怕别人偷去。   “哈哈,什么风把冷大人给吹来了。”太子从门外大步迈进来。   冷无为忙起身施礼。   文竟握着冷无为的手,笑道:“冷大人,上次去的匆忙没有带什么礼物,如果冷大人有怎么看的上的东西,支一声就是。”   冷无为忙道:“太子客气了。”   两人坐定,下人换上新茶,退了下去。   文竟眯了一口茶,迫不及待道:“冷大人,案子办的怎么样了?”   冷无为本捧起来的茶立即放下,笑道:“牢太子费心了。不知道这地方说话可方便?”   太子明白了,走到门口大声道:“任何人接近客厅者,本宫非扒了他的皮,明白了吗?”   太监总管忙道:“太子尽管放心,奴才盯会看好的。”说着把下人带走了。   “怎么样,冷大人,现在可以说了吧。”文竟又坐了回去。   冷无为暗叹一口气,这太子怎么这么木啊,说这么大声,万一被别人传出去,这没有什么事情也有什么事情了,也难怪会干出那样的事情来。   “太子,臣这里有几样东西给太子看,请太子过目。”说着把张定边和马安的供词递了过去。   文竟的手莫名的颤抖,显的惊恐之极。飞快看完后,见没有提到自己顿时松了一口气。张定边的供词是把失火的罪名推到马安身上,这没有什么。而马安的供词是说案子是他们两人做下的,另外还提到两人私藏了帐本。这是按冷无为的意思写的。   “冷大人办事果真神速,这么复杂的事情就办好了,真是让本宫佩服啊。”   冷无为忙起身道:“臣不敢当。不过有件事情下官有些难办?”   “哦,什么事情?如果本宫能帮忙的尽量帮。”文竟故做大方道。   冷无为却坐下,喝茶,并不急着说,等茶喝到一半后,才道:“太子,什么时候把东西交出来,下官也好交差。”   “砰”地一声,太子手上青花瓷杯摔了个粉碎。   “冷大人,你这话什么意思?”文竟显得惊慌失措。   冷无为笑笑道:“太子这供词没有看清楚吗?张、马两人私藏帐本,以挟持百官,这可是天大的罪名啊,不过按他们的交代好象我要書屋这后面还有人啊。其实究竟是什么人,下官并不想知道,只是这帐本下官想让他亲自交到户部去,也许他自己会有一个很好的理由。太子,这张、马二人说的和写的可不一样,如果太子以为有了供词就万事大吉的话,臣保不准那两人到了朝廷上会不会反口,另外说出什么东西来,太子他们二人可没有受过刑,可谈不上严刑逼供。”   文竟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很快冷静下来。“冷大人,这事情你怎么看呢?本宫可以直言,这帐本在本宫这里。”他看出来冷无为压根就没有心思对付自己,否则他也不会来找自己。   冷无为笑笑道:“太子果然豪气。说实话,臣不想成为他人扳到太子您的工具,所以尽管那两人说的很复杂,可臣却想不事情办的简单,到此为止。不过,实话对太子说,这也是皇上的意思,但皇上还有一个意思那就是要追回失去的银子,这才是臣的任务。太子您刚才说会帮臣,这个忙您帮不帮呢?”   文竟明白了,冷无为是向自己要帐本。   冷无为看出文竟有些犹豫,笑道:“太子殿下,臣知道殿下根基不稳,很想聚集一些官员作为依仗,和其他皇子对抗。可现在太子如果不把帐本交出来的话,臣大可把这案子甩手,交给任何一个有后台的人,他们就不会象我这样好说话了,重要犯人已经出来了,他们是难逃一死,太子咬不咬出来都是死,万一他们不想受酷刑就说了出来,到时候太子您的处境可就不妙啊。”   文竟有些动摇了,问道:“那你不会叫本宫直接交出来吧,这不是惹人怀疑吗?”他在张、马出事后就开始后悔了,刚才犹豫就为怎么把帐本交出去。   大事成了,冷无为站起来,走到太子身边道:“太子,臣记的没有错的话,您查不查这案子的差事皇上并没有什么明示。您大可派人查抄张、马二府,从他们那里抬出什么东西来没有人会说什么,您说呢?”   文竟的眼神透着欣喜,看着冷无为,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帮我?很多人都巴不得我倒下,你投靠哪为皇弟都可以说是立了很大的功劳。”   冷无为笑道:“太子,帮您的不是臣,而是皇上。皇上对臣说过,‘案子清不清不要紧,关键是要把银子追回来’,臣这么做只是遵从圣意,太子您说呢?”   文竟彻底放下心头大石,脸上也展开笑容,道:“好,我这就派人。”   冷无为笑道:“太子这事情不急,太子何不趁这件事情立为威呢?”   “哦,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文竟有些糊涂了。   冷无为冷笑道:“既然这么多人盯着太子您,如果太子您能予以反击的话不是更好。臣会把代理尚书陈大人给放出来,太子您把‘找出来’的帐本直接交给陈大人,然后再拟个折子把事情说个清清楚楚。臣也会拟个折子说查明案情的功劳都是太子您做的,这样一来太子您的威望不就起来了,在皇上心目中也会大不一样。如果再办一件漂亮事情,太子您的位置就会更牢靠。”   文竟不明白冷无为到底处于什么心思,但他的话很吸引人,忙道:“什么事情?”   冷无为笑道:“皇上如今很关心一件事情,那就是百官拖欠库银的事情,如果太子能把这差事给接下的话,皇上对太子您的看法会大不一样。其实这银子能收上来多少并不重要哪怕就是一千万两银子也行,一定让皇上认为太子是全心为朝廷社稷劳心劳力的。以后太子就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皇上想起太子来也会留三分情面的。太子,这反守为攻的机会可不多啊。”   文竟兴奋点点头道:“好,就照你的意思办,如果本宫有将来的一天,绝不会亏待你。”   冷无为忙跪下道:“臣,谢殿下。”   文竟忽然想到什么,道:“你为什么把我的人也抓了进去?”   冷无为站起来道:“这是让别人产生的一种错觉,认为臣会对付太子您,他们绝不会料到臣与太子都有‘为国为民’的同一颗心。这叫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文竟恍然地大笑起来。   离开太子府后,冷无为手上的东西都丢给了太子。   大街上。人来来往往。   “冷少事情办的怎么样了?”田大迫不及待问道。   冷无为哼着小曲,道:“那个棒槌还不让我呼的团团转,还想当皇帝,哦,对了,你马上把陈大人放掉,过几个时辰再放掉一批官员,叮嘱他们,说已经过了堂了,还有看守户部的官兵给我撤了。明天太子就会送东西过去。”田大答应,立刻去办。   说是升堂,可压根就没有升过堂。冷无为这么多天一直住在外面,他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怕老婆,尤其是有文静在的时候,更重要的是事情不处理完,是没有这个心思享受温情暖意的。   晚上,将军府里。   “夫人,大人回来了……”   冷无为一回家,许管家忙对内堂传话。   一进入客厅,好嘛,所有的人都来迎接他了。   “臣参见公主殿下。”这礼节还是要讲的。   文静挥挥手后,道:“冷大人,怎么本宫一来你就出去,看来本宫不受欢迎啊。”   众人坐下道,冷无为笑道:“公主误会了,没有这个事,只不过下官公务繁忙,时间又紧,所以只好起早贪黑,没日没夜的干了。”   一旁的杨雪儿道:“相公,你是说事情有眉目了?”   冷无为点点头,对公主道:“公主您不是要看戏吗?明天将会很精彩,您一定不会失望的。”   林韵诗虽然疑惑,但毕竟关心的是她兄长,“我哥,你准备什么时候放?”   冷无为笑道:“林小姐您放心好了,明天所有的人都会放,关就关几个。这些日子可真把我累坏了。”转而对杨雪儿道:“老婆,什么时候开饭啊,我都饿死了。”   杨雪儿眼睛睁地大大的,道:“我们都吃过了,你还没有吃饭啊。我这叫厨房准备。”   冷无为苦笑。   夜里。   冷无为和杨雪儿一场云雨后,抱着美人直乐。   “相公,你笑什么呢?”   “老婆,我一想起这几天,就感觉很爽,好长时间都没有这么爽过了,有点意思。”   杨雪儿刚经过爱情的滋润,脸色还留着红晕,虽然不知道冷无为这几天做了什么事情,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他居然有莫名的信赖感和依赖感甚至还有多多少少的安全感。也许身边这个人从来就没有吃过亏吧。   “相公你能说说这几天干了什么事情吗?公主问起来我也好有个回答。她来这里就是看你来办案的,可你连个面都不见,想来她心里一定不快。”   冷无为摇摇头,道:“老婆,这事情你别参合,这里面深的很也脏的很,我一个人掉下去就算了,我可不希望你也惹一身骚。你还是好好的做我的夫人,以后象这样的事情别提也别问。明白了吗?”   杨雪儿点点头,内心感觉自己的相公真的很不错。         免费小说 www.akmfxsw.com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