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第九十七章 兴大狱

臭小子闹官场 by admin

2019-8-29 19:11

    “碰”的一声,一女子撞开了宰相府里的大门,横冲进去。   “二哥,爹到底是怎么了?”林韵诗焦急地问着林飞。   打从西边往东行中,碰见家里来追她的仆人,说林相爷病了。父女情深的林韵诗忙向尤三甲告了辞,风风火火连夜跑回京城,准备抄近道没有想到途中又遇上大雨,那条道路被河水给淹了,等了五天也没有人问津,不得以又打回从大道走,这一来一回就耽搁了半个月,本来能一个半月回京城的,结果用了两个多月。   “小妹,别着急……”林飞想说什么最后又忍住了。   林韵诗情急之下,没有察觉林飞的神色,直接奔向林天远的寝处。   “哐啷”一声,门被推开,屋里一个人也没有。   “二哥,爹不是病了,他人呢?”林韵诗有些怀疑。   此时林飞道:“小妹,你不用着急,爹他没有什么事情,他现在在书房等你呢,你还是快去吧。”   林韵诗怀疑的看着林飞,但还是走向书房。   “你还知道回来啊,你一走全家子人都在找你,你干什么去了?”林天远安然的坐在那里看书,旁边还坐着岳真在那里陪着。   在林飞的示意下,下人全部退了出去,之后林飞把门关了起来。林韵诗有上当受骗的感觉。   “坐下吧,一路辛苦吧。”林天远放下书本,关切地问道。   林韵诗赌气不说话。   林天远叹了口气,“你啊,也是到了出嫁的年纪还这么任性,以后谁会娶你哦。”站起来,走到爱女的身边,一副慈祥的样子。   一说到出嫁,林韵诗脸就红了,女孩子一听到这事情总会害羞的。   “谁要出嫁,我要一辈子伺候爹!”   林天远笑笑,“那我可不敢,女大不终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啊。这次我派人把你找回来,就是为了你的婚事,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了!”   此刻林韵诗还没有明白林天远的意思,撒娇道:“我谁也不嫁,我要留在爹的身边。”   林天远没有接过林韵诗的话,自顾自的道:“爹已经帮你找好了人,他就是当今二皇子文忍,爹很看好他,他前几年刚死了王妃至今还没有婚娶,如果我们林家和他联姻的话,那……”   林天远话还没有说完,林韵诗就明白了,他们是拿自己的终身来换家族的利益,“爹你别说了,谁都知道那二皇子是什么样的人,他在外面有多少女人,这京城里谁不知道,爹你可是把我往火堆里推啊!有这么做爹的吗?”   “你……”林天远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时,旁边的岳真解围道:“相爷,小姐不愿意也就不要勉强她了,这事咱们不用太急,过个一年半载的,再看看。”   林天远一时愣住了,其实这个建议就是他提出来的,怎么现在反对的又是他,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岳真没有理会林相的惊讶,笑着对林韵诗道:“小姐,据下人们说你是去滇西了,到底是为什么事啊,是不是找什么人呀?”   林韵诗嘟着嘴,“是啊,我去找人了,天龙省的旱情你们不管,我去找管的人去了,怎么样!”一提这事情,不知道怎么了就有点上火。   岳真笑笑:“是找冷无为吧?”   “没错。”林韵诗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岳真笑笑,“小姐你现在可以放心了,据天龙省那些官员来的折子,说就是那个冷无为向那些地绅们募了银子,放了粮,还开了渠,已经把旱情稳定下来,老百姓也有吃的了,没有什么事了。”   起初林韵诗有些惊讶,才两个月,满打满算冷无为上任也不过一个半月,这么快的时间就稳定了民情,有点不可思议,不过想想他的作风,也不禁释然。   这时林飞不和适宜的在旁边骂道:“这个痞子就是运气好而已,我打听过了,他刚到那里那里就下了大雨,而且下了三天三夜,差点旱灾没有变成洪灾。也不知道是哪里有个冤大头,居然一下子来了十船的粮食说是献给那个痞子赈灾,这可好,这家伙刚上任就得了个满堂彩。前天居然地方官员弄了个万民表上来,把那痞子夸的个真是天上有,地上无,还说是天上福星降临大汉朝,我呸!”   “扑”地一声,林韵诗笑了起来,显得开心及了,象是自己被夸奖似的。   林韵诗走出门后,林天远迫不及待地问道:“岳先生您刚才是什么意思,本来决定好的事情怎么突然又变卦了?”   此时已经快到初夏,天气并不是很热,但岳真还是张开扇子摇起来。   “相爷,起初联姻的法子是因为当时大皇子让皇后出面向萧相求亲,结果还是被拒绝,那时如果和二皇子联姻未尝不是提高二皇子威望的良机,可惜现在不同了。”   林天远疑问道:“有什么不同了?”   “本来朝上的那些官员盯的是大皇子求亲被拒,关心的是萧相与李相有冲突的事情,如果在那时我们联姻的话,至少在他们目光中能引起及高的注意,与皇室联姻也会增强我方的影响力。但现在不一样了,冷无为这样一搞,本来大家都对新政那种心照不宣看法,已经发生了改变,皇上拿冷无为做话引子,那是在警告各位官员,我们此刻如果与皇室联姻的话,那会不会让各位官员以为我们是赞同皇上新政的,所以现在要依靠皇上了?”岳真缓缓道。   明白新政是针对天下读书享有特权的人的林天远是怎么也不想与这新政有任何瓜葛,他的势力就在于那些人的身上,自己怎么会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那依先生之见,联姻的事情就放一放?”   岳真点点头,“放一下没有关系,二皇子那里相爷去解释一下就没有什么问题。如今更重要的是那几十个缺啊,这马平、沪上、郡安三个省的封疆大吏和几十个五品以上的官员被牵连处死的这些缺,可是很大的本钱啊,如果咱们能在这上面按上咱们的人,以后咱们说话也很有分量,就是选皇储,那也是……”岳真说着停住了,不过他相信林天远应该明白。   晚上。李相府。   “怎么样,人选出来了没有?”李忠悠闲自得的坐在主席上喝着茶,对着下面的人问道。   吏部尚书起身,回道:“相爷人选都已经写好了,大都是咱们的门生故吏,都贴心的很。”说着笑着将名册交给李忠。   月色撩人,在这理应安歇夜晚,却还是有人忙碌。   “益之啊,皇上让你办的案子怎么样了,有多少人被牵连啊?”李忠看向刑部尚书刘益之。   刘益之擦擦脸上的汗水,起身道:“除了已经有真凭实据的二十个在押官员外,其他的还没有实据,等……”还没有说完就被李忠给打断了。   “好了,你是猪脑子啊。皇上的意思,你不明白啊,那是兴大狱,你明不明白!自古帝王为什么都要兴大狱,那为的就是一种威严,帝王的威严,至高无上权力的威严。人家说新官上任还三把火呢,更何况是皇上呢。”老谋深算的李忠放下茶杯,三朝元老,光兴大狱他就碰过几回,其中最大的是两回都发生在先皇那里,一个是文字狱,几千人都掉脑袋;一个就是太子被处死一事,牵连很多人,是为朋党,那光官员就死了八百个,军队里倒下的更是上千个,无辜的、连坐的更是不知道有多少个。这其中的要害,他会不知道。   “相爷那您的意思是……”拿不准的刘益之问道。   “很简单,皇上不是要兴大狱吗,那我们就帮帮忙好了,怎么大咱们怎么搞,人越多越好,没有证据就弄出证据,什么狗咬狗的把式都给我搞出来,就是让他们咬,也要给我要出一群人出来。天底下有的就是人,还怕没有做官的人吗?”李忠哈哈笑起来,笑的十分阴沉。   底下的人也都明白了,各个都乐起来。   次日。萧相府里。   大理寺卿谢再兴一下早朝就匆匆忙忙的跑到萧相府里,发现该来的人都来了。   “出了什么事,怎么满头大汗的?”萧贵中让下人给各位大人都上了茶。   各人坐定后,谢再兴急急忙忙道:“恩师,李相那里动手了!瞧那架势是要兴大狱了。”   仿佛早就知道会这样的萧贵中一点都不显得很惊讶,满不在乎道:“才动手啊,真是好耐心啊。”   督察院左督御使汤广和道:“怎么,恩师早就知道了?”自从萧贵中升迁后,汤广和由先前的右御使升到左御使。这些萧派的人都是萧贵中的门生。   “是啊。这大狱一兴得有多少个缺啊,那可是不小的势力啊。李忠这么一做,就是要在这些缺里充实自己的人进去,然后互为犄角,这样他们的筹码就会变多,势力变大,而他李忠就不会成为新皇登基后的过渡人物。如果我是李忠的话,我恐怕早就动手了。”萧贵中冷笑道。   谢再兴担忧道:“难道咱们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李忠扩充势力,这一下去可就是几百个缺,而且更让人眼红的三个封疆大吏的缺,那可是主宰一省的缺啊!”   早就胸有成竹的萧贵中冷笑道:“老夫不会让李忠白拿这个便宜的,陆平,你马上给我拟几个名字,我要直接上折子。他不傻,我也不呆,更何况林天远也不会甘心的。看谁是笑到最后。”   皇宫大内。   御书房里,只见摔的满地都是折子,德武帝坐在龙椅上,瞪着这些折子。   “朋党,全是朋党……”   此时门外一太监报:“起禀皇上,静公主求见陛下。”   门内回了:“进来吧。”   文静一推开门,显然吃了一惊。   “父皇这是怎么了?”   德武帝无力道:“你看看上面写着是怎么?”   文静皱了一下眉头,捡起一道折子,上面写道:臣李忠启禀皇上,正所谓朝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马平等三省地方官员空缺久无安置,恐起民变,臣心忧之,特拟一封名册,所录之人均是品行良好之辈,望圣主纳之!   放下这折子后,拿起另一道折子,是林天远的,所说的和李忠的都差不多,不同的是名册上的人选不一样。   下一道折子是萧贵中的,也是一样。   “父皇,这些人选都是三位相爷的门生弟子,这好象……”文静不敢往下想。   德武帝苦笑,“好嘛,查贪墨案结果把朋党给引来了,好啊,这是将朕的军啊!”   文静不知道怎么去劝慰德武帝,只有在旁边将折子捡起,收拾干净。   “你说朕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德武帝无奈的问道。   文静也不知道怎么办,只好道:“此等大事,儿臣也不在的如何是好。”   “看来,只好这样了。文静,你帮朕拟个旨意,将去年秋选的人选一部分,再将三位丞相选的人也挑一些。至于这案子就审到这,不要再扩大了,还有贪墨一万两的官员罚点银子,革除官职就行了。”   说到这,德武帝最终还是投鼠忌器,将这案子草草了结,但从内心越发觉的这三个人从骨子里讨厌,本来觉的还可以倚重的萧贵中,没想到也是一路货,当上宰相还没有一年就等不及的要结党。   自古以来,帝王最讨厌的就是做臣子的结党营私,而这党群基本都是由门生弟子同窗而勾结而成,同气连枝,牢不可破,稍有不慎便会被其反噬,祸害之大,范围之广,难以料之……         免费小说 www.akmfxsw.com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