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第九十一章 漕帮大会(二)

臭小子闹官场 by admin

2019-8-29 19:11

    田大和金虎来到了天龙城,由于天龙城曾经作为大汉的国都,其城墙构造相当的宏伟,加上此城位于八方漕运来往必经之地以及佑民河的下游,其城也相当的繁荣。   “田兄,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金虎和田大并没有急于进城。   田大从身上拿出二十万两白银,递给金虎,道:“这些银子你拿去,好好笼络那些中间派,能拉过来的就拉过来,我去拜会那个郭子飞。”   金虎拿过银子,笑嘻嘻道:“田兄放心好了,这可是我的强项,今天晚上我准给你好消息。我这城里有所宅子,晚上我们在那里会合吧。”留给田大两个人带路,自己带着兄弟走了。   在那两个人的引路下,田大很快就找到郭子飞落脚的地方。   此时郭子飞正把探望方楚楚的情况告诉钱敢。   “情况不乐观啊,刚才我回来的时候遇到了公孙重,和他聊了几句,我打听了一下他刚才是从知府衙门那里过来,看样子他私通官府是没错了。”说完郭子飞深深的叹了口气。   钱敢也站了起来,来回的踱步,努力思索。   “这件事情非常棘手,后天就是选帮主的日子,如果我们没有后援的话,咱们还是忍忍吧,毕竟咱们不能跟官府斗啊。帮主的事情那可是连天扬总督都插手审理的,所谓官官相护,这知府不是底线,在这上我们使了不少银子,所以他上头肯定有人,很可能会把总督大人给扯出来,到那时东方大人都不一定能帮的了咱们。”   郭子飞无奈的叹了口气。   恰在这时,石壮走了进来。   “堂主,外面有一个年轻人来找堂主,看样子是个练家子。”   钱敢皱了起眉头,这紧关要头会有什么人来找堂主。   “来了几个人?”   “好象只有三个,不象是有敌意的。”   郭子飞看着钱敢道:“见不见?”   钱敢考虑一会儿,道:“见见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看他什么来意?”   石壮领命出去了。   田大一个人走了进来,仔细打量屋子里面的两个人,见一位老者颇有威严之态,想来便是郭子飞了。   “郭堂主,久仰久仰。”   郭子飞疑惑的还礼,请田大坐下,钱敢奉了一杯茶上来。   “不知道这位兄弟怎么称呼,找老夫有什么事情吗?”   田大低着头,吹着茶,慢慢道:“名字吗不重要,重要的是,郭堂主,你可知道这天龙城马上就要变天了?”   一句话,郭子飞脑袋皱了起来,他知道这家伙说的是什么,但还假装糊涂,道:“不知道兄台所说的是什么事情?老朽有些糊涂。”   田大放下差杯,有条不紊道:“糊涂是件好事啊,可是如果有人在关键口里糊涂那未必就是件好事。”说完看着郭子飞。   郭子飞正要说什么,钱敢突然拦截道:“我们既不知道兄台的来意是什么,也不知道兄台说变天又是什么,,希望兄台能够指点一二。”   田大这时才仔细打量钱敢,明白这眼前的家伙对郭子飞很有影响力,要想成事必须说服此人。   “你们会不知道,来的时候我打听过一下,听说你们和东方白的关系不错,他难道会没有告诉你们吗。”   钱敢豁然起身,走到门前嘱咐石壮几句,接着将门关紧。   “敢问阁下可是冷无为冷大人。”   田大笑着起身道:“我是个当前锋的,冷大人是我兄弟。来的时候我还在担心这趟的差使怎么办,可没有想到你们居然和东方白那小子是一路的,这下我可放心了。”   郭子飞一听田大是冷无为的人,忙让出主座,田大推辞了。   “敢问田兄要我们如何帮忙?”钱敢问道。   田大不紧不慢道:“很简单,我现在已经混入漕帮,我想让你们提名我为漕帮的帮主,赶公孙重下台。   钱敢惊住了,暗道:这冷无为好大的手笔,人还没有到就要把漕帮给拿下,这人到底是什么人。   郭子飞也惊住了,按理说他是漕帮的人,理应向着漕帮,可现在形势比人强啊。   田大知道他们想什么,拿起茶杯喝着茶道:“想来你们也知道冷大人的为人,凡是和他作对的没有几个是有好下场的。就拿这次西行来说,南李派着活人来可是连死尸体都没有搬回去。我知道你们对漕帮有感情,可我也把丑话说在前头,谁挡了冷大人的道,谁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钱敢闻言,忙道:“这事情恐怕会牵扯到总督大人,不好办啊!”   田大闻言,皱起了眉头,“怎么会牵扯到他。”   “你不知道,前任帮主是总督大人定的案子,所谓官官相卫,如果总督大人没有牵扯进来,我们的官司怎么传了上去,就没有消息了。我们的小姐和公孙重矛盾越演越烈,如果我再提一个人的名字,这恐怕……”郭子飞道。   田大站了起来,想了一会儿,突然有了一个主意,“你说说如果我帮你们把前任帮主救出来,你们会不会帮我们的忙呢?”   郭子飞叹了口气道:“怎么可能呢,已经定了案了,如果真有可能,不说漕帮上下,我本人愿意为冷大人驱使。”其实话里有话,对前帮主的案子他怎么想都不可能给翻过来的。   “我不能,冷大人就未必没有办法。总督算什么,冷大人当知府的时候连皇甫将军和钦差大臣都没有放在眼里。现在他是巡抚了,他还会在意什么总督呢,正好把他扮倒冷大人做总督。好在他很快就要到了,你们可把案子交在他手上,我可以给你们保证不会让你们失望。”反正冷无为又不在,他乐的大包大揽的,如果冷无为在的话,肯定气的要死。   “不过现在我要你们帮我做一件事情,我要见见你们的小姐。我要看看她能不能顶起这块天来。”   郭子飞和钱敢被田大的豪言壮语惊呆了,现在他们越来越想见见那个传奇般的人物。   两人约定明天还在这个地方,他们将方楚楚带到这里见面,田大便离去了。   漕帮里。   钱敢注视着漕帮的大小姐。   方楚楚坐在正中央,旁边有两位资历比较老的堂主,分别姓张和姓马。整个大厅只有他们四个人。   “郭叔叔叫我明天去,到底是有着什么意思。”方楚楚觉的才见过郭子飞的,怎么郭子飞又想起见她了。   钱敢笑笑,“小姐放心好了,此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马堂主忽然道:“小姐,明天我陪你走一趟,彼此有个照应。”   钱敢明白他是对自己不放心,苦笑摇了摇头。   福楼客栈内。   方楚楚和马堂主早已到了,郭子飞只让人奉上茶,之后就让石壮在门外守着。其余什么话也没有说。方楚楚看郭子飞的样子,明白他是在等什么人。   马堂主按奈不住性子,起身道:“郭兄弟,你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你不会一大清早就是让我们来喝茶的吧。”   郭子飞笑道:“马兄弟,多日不见你还是老样子,还是个急脾气。请坐。我有话说。”马堂主依言而坐。   “我们现在应该清楚这样个局势,如今的漕帮已经不象以往的漕帮,在公孙重的领导下,漕帮已经和官府联结在一起,我还打听到前帮主之所以会遭如此大难,其罪魁祸首便是公孙重。”郭子飞说这话时,方楚楚和马堂主一点意外的表情都没有,现在已经知道内幕。   郭子飞接着道:“如果只是有个公孙重坏漕帮的基业,我郭子飞二话不说,带头为漕帮清理门户,可现在是公孙重他不是一个人,周围可有一帮官府在帮着他,所谓民不与官斗,和当官斗的有几个好下场,前帮主就是因为这样才落的个如此的下场……”   马堂主没有等郭子飞说完,就跳了起来,骂道:“好你个郭子飞,本来我以为你还是个人物,没有想到也和那些人一样是个贪声怕死之辈,你怕公孙重,老夫可不怕。小姐咱们走,和这种人呆在一起,简直就是呕心。”   钱敢起身笑着拦道:“马堂主,少安毋躁,我们堂主还没有把话说完,你老要走也等我们堂主把话说明白,再走也不迟啊,你要知道明天可是开漕帮大会的日子。”   “和这种人多说一句我都闲憋的慌……”马堂主气呼呼道。   此时方楚楚不紧不慢起身对着马堂主道:“马叔叔你先不用生气,以前我听家父说起郭堂主的为人,甚为钦佩。郭堂主决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会屈服公孙重那狗贼。想来郭堂主说的话是别有深意,我们先听听也无妨。”说着将马堂主拉回座位。   郭子飞用赞许的目光看了看方楚楚接着道:“所以我们不能与官家作对,那没有好处。要想对付公孙重咱们也必须要有后援才是,公孙重能得到官家的帮助,我们也要有官家的帮忙才行。”说着停顿了一下,喝起茶来。   方楚楚仔细想了一会儿,对周边官场上的官员一个个拿出来,感觉都没有足够的势力可以撼动公孙重的后台的。   “侄女想了想,感觉并没有什么官场上的人可以帮助我的。”   马堂主这时也道:“官家两只口,有理没钱莫进来,现在所谓无利不起早,更何况我们与总督大人还有一笔梁子,那可是正二品的大官,朝廷上也有人,谁惹的起啊。”说完重重的叹了口气。   郭子飞笑了笑,将茶放下道:“漕帮久居天龙城难道就没有发觉天龙城里少了个什么官吗?”说完就打住了。   马堂主皱紧脑袋自言自语道:“最近守城门的刚离任,不过那是九品的小官没有什么作用啊,还有就是布政司库大使,不过那分量也不够啊……”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方楚楚突然兴奋的打断了他的话。   “如果我没有猜错郭叔叔的意思,是不是朝廷已经派人来补天龙巡抚这个缺了?”   郭子飞大笑起来,“是啊,不是个封疆大吏也做不起我们的后援啊,我来的时候扬城的东方白大人就对我说过他的恩师即将上任天龙省的巡抚,这便是我们的机会。”   方楚楚道:“就不知道新来的巡抚官品如何,所谓官官相护,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为我们做主。”   马堂主想想也说道:“不知道这新来的巡抚什么名讳,不知道有没有好官箴?”   郭子飞笑笑,“那新来的巡抚官箴还不错,是个厉害的角色。他叫冷无为。”   方楚楚一听名字,惊呆了,怎么也想不到来的人会是在京城就过她的恩公,冷大人。         w ww. a kmFXSW .com ak免费小说网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