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第八十章 风平浪静

臭小子闹官场 by admin

2019-8-29 19:11

    "皇上有旨,宣诸位大臣上朝……"宣朝太监拉长了声音喊道。   议政殿。   "吾黄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吧。"   "谢皇上……"   德武帝俯视群臣,正着脸孔道:"有什么本子就说吧。"   两行大臣谁也不想当第一个,一个个的都不出声,和刚才的现象相比正是判若两人。这时太监总管王英道:"有本上奏,无本退朝……"   好一会儿,御使冯刚上前道:"沪上省和和青宁省的水患基本已经解决,自我朝第一大河佑民河由各支流河开凿汇集以来,数去今年这段时间所造成的损失最小,而且朝廷安排妥善,因此并没有造成多大的损失。"   佑民河,是大汉朝最长的河流,也是经常出问题的河流,自从世祖开凿起,以巨大的人力和物力将沿途的十个省的支流合聚而成的,路经十一个省,从东起,南边分别为天龙省,归龙省,青宁省及滇西省;北岸则有扬苏省,郡安省,沪上省,马平省,兴平省,九江省,安西省。此河从西北往东,全长二万三千八百多里地,其在运输上的作用非常巨大,是大汉水上运输业的支柱。   虽说其作用很大,但其破坏的能力也是非常大的,据说在开凿的时候忽视了植被的问题,因此每过几年都有一场洪水之灾,百姓深受其害,而朝廷的各位继任者也非常关注这条河,据一大汉在世祖时研究水利资深的水利专家预言,佑民河如果在一年之内连发三次哄灾,则大汉十一省将没有一个富人,大汉将有七层的人和家庭破产,大汉将不战而亡。因为此河的堤岸在大汉的每代皇上都要加修,德武帝自听到沪上和青宁省因佑民河而发起洪灾后,立马下旨工部去疏通,户部去救济,将隐患遏制住。   "恩,这事情工部和户部办的不错,下面还有什么事吗?"   冯刚说完便退了下去,丝毫没有提到让众人感兴趣的话题。   就在这时,太学院的孟子纠在尤问天的暗示下,走了出来。太学院本应该隶属于礼部,但由于其主要是立传写书和考史的职责,在高宗时期便被分离了出来,由于它又有监察在京官员向皇上禀报的职责,又有宣扬礼法的职责,便与礼部和吏部纠缠不清,大学士官有殿阁大学士权力很高,位于正一品,相当于宰相,和皇上随时都可以接触,其信任度在三卿以上,但在世宗时期为了削减其权力,故在已经分离的太学院里不再有殿阁大学士,其他的大学士也只是从事普通的文学、史学等研究工作,此后几朝都没有设立,其他的大学士居其他不等品级,但其权力已经大不如前。   "皇上,西楚来书,说派往西楚的使臣冷无为叛国,不知道皇上此事是否当真?"   德武帝暗道:好啊,该来的总算是来了,却没想到会是他来点火。德武帝点点头道:"刘御使是这样说的,不过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朕想等出使的人都回来,问个清楚,然后再作惩罚,朕已经在昨日颁下了旨意,冷无为是否叛国,就看他能否回来。"   吏部侍郎上前道:"臣认为朝廷应该立马重新派使辰前往,臣恐公主殿下在西楚那里受委屈啊。"   德武帝笑着从身旁拿出一个奏本,道:"朕知道你们担心的是什么,是害怕公主不能完成如此大事,是吗?不过朕告诉你们,你们不用担心也不用为朕担心,朕的公主已经完成了任务,正从西楚回来,这就是刘本的折子,是昨天到的,王英给他们念念。"将折子递给王英。   王英接过,大声念道:"吾皇圣明,公主将于明日与西楚之公主签定及交换盟约之国书,以结同盟之永好。然在此之前,我等大汉使臣屡遇挫折,且困难重重,此乃南李小臣所为,结盟一事即将功亏。然幸公主之睿智及无畏之胆魄,以借西楚之手杀南李之臣,定不背之盟约,其中之险、其中之幸、其中之曲,使我等身临其境也尤如在梦中,外人更是难以了之。   在其险难之中,公主殿下屡屡训诫臣等,此出使事关之重,责任之大使臣等不敢有丝毫懈怠。公主也不断自我勉励,其心之坚,其心之绝,我等皆不如。公主之胜利是皇上之圣明,大汉之幸事。臣刘本叩拜。"念毕。   德武帝看着下面的人都呆了,笑道:"你们可都听明白了?"   下面众人,忙跪下道:"皇上圣明……"众人都知道现在不是谈新政的时机。德武帝的威望突然在这封折子下,无形的提升了许多。   朝会就在这封奏折下,戏剧性的结束了,冷无为万万没有料到各大臣因为新政原因,李派、林派、萧派为了团结力量避免对冷无为一事的深究,以防引起林派的不满,加上德武帝有心拖延,使其对自己的批评与讽谏,刚开始就匆匆结束了。然而他还不知道以后回来的他将会面对多少困难和险阻,新政已经成为众人的心患……   御书房。   皇后一看见德武帝回来,忙笑脸相迎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德武帝此刻心情大好,笑道:"皇后啊,有什么喜事让你这么高兴啊?"   皇后笑道:"我的女儿在朝廷上立了功,我能不高兴吗?昨天你也不告诉我,要不是今天的朝会,臣妾到现在还不知道呢。"   德武帝叹了一口气,道:"你真的以为那些事是文静做的?文静能出借刀杀人的狠计策,她一直生活在宫里,她见过多少事情?还有你怎么也不想想冷无为为什么会在西楚封了侯,西楚会无缘无故,那他怎么不封刘本?而且为什么刘本上折子说冷无为被西楚的人留住了,不让回来?"   皇后顿时愣住了,好一会儿才道:"那皇上你是说这一切都是他做的,可是那刘本怎么一句话都没有提到那个冷无为,怎么全是赞扬文静的?"   "怎么没说,其中有一句‘其中之险、其中之幸、其中之曲,使我等身临其境也尤如在梦中,外人更是难以了之。’公主出使只能在驿站里,由士兵守卫保护,会险吗?如果这真的是文静所为,那西楚为什么单单封一个冷无为,朕想其中还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奈人寻味啊!"   皇后点头道:"这样看来那个冷无为还是有些本事的。"她没有德武帝为什么没有在朝廷上说明,这也可以看出这皇后还是有自身的处事之道的。   德武帝坐回自己的座位上,道:"你知道朕为什么会破格提拔冷无为吗?因为他很聪明,他知道什么时候功劳是自己的,什么时候功劳不是自己的,而且此人胆子大,心思细,想的周全,有时得罪了人也能让别人说不出他什么来,他做什么事朕放心。现在朕最关心的已经不是西楚的事,而是新政的事。现在仗打的还不大,我军处于防守型,军备消耗由南方四省担着,可是保不准将来会发生什么,因此朕也不得不在这个时候实行新政啊,也只有争取在六年之内,在佑民河以北各省全面实行几年,朕也就放心一点了……"   西楚京城。驿站。   天空还是依然那么的蓝,白云还是那么的悠然,群树在兴奋的迎接春天的到来。   "田大,我们从大汉到现在已经快有三个月了吧?"冷无为拿着盆漫不经心的对着院子里的花草浇水。   "是啊,在途中我们耽搁了一个半月,在这里也停留了一个半月,也不知道我的小柔现在怎么样了?"田大思念道。   冷无为点点头,放下盆,走回了屋子里去。田大也跟了进去。   冷无为将手搽干,做在椅子上,捧起尤三甲递过来的茶,道:"你既然思念家里,就收拾东西回去吧……"   "啪"的一声,田大怒道:"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咱们这么多年了,冷少你难道还不了解我!"   冷无为笑笑,放下茶杯道:"田老哥,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你发哪门子的火啊。"说着将田大按回自己的座位上。   冷无为将门关起来后,屋子里只有他们三人,才道:"我记的当时在京城的时候,皇上曾经跟我提到过新政的事情,好象就要实行,我现在就是想让你回天龙去,搞清那里的状况,不但如此你还要有一任务必须完成,此事事关重大,不知道你能不能完成。"   田大不知道轻重,马上道:"有什么事你说吧。"   冷无为坐回位置上道:"我要你在三个月之内当上漕帮的老大,统管水上一带,你能做到吗?"   "这,冷少,这事是不是有点太难了,我想我……"   "怎么了,不行吗?你要知道我们的目的,如果你不能把它掌握在我们的手里,将来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困难。据我所知,现在漕帮是群龙无首,听说他们的帮主被朝廷抓了起来,而且还判了死刑,你去应该会好一点,记住,别怕花银子,这事你必须在我回去的时候给我办妥。明白了吗?"历来朝廷重犯都是交由刑部审批,再由刑部交由皇上画红,才能处决。漕帮的总舵在天龙城里,天龙的总督、知府、道台、巡道员等官员于德武二年勾结盐帮,为了走私盐和其它物资硬是将漕帮帮主方胜诬陷打进死牢,如果不是守孝三年不开杀戒,方胜的人头早就不保了。   "可是冷少,现在不但安乐王对着你,史大伟也盯着你,我走了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可怎么办啊?"田大犹豫道。   冷无为自信的笑道:"安乐王是一心想逼我坐他的船,以为我会坐那样会对我有利,可他却不知道我一旦上了他的船我的小命恐怕死的很快。现在仁义皇帝是一心抓权,现在是史大伟过不了很长时间就会轮到他了,如果我连这一点都看不明白,我也不会活的这么长。现在安乐王在逼我就犯,史大伟在看好戏,仁义皇对我是若即若离,目的达到了就不象当初了。现在他兵权在握,要的就是两虎相争,好收拾掉这两个人。可惜的是史大伟太狡猾了,居然韬光养晦;虽然安乐王仗着自己是皇帝的兄弟咄咄逼人,但还知道深浅,对我还不能怎样。   所以你就尽管放心就是,我会在合适的时间里消失的,然后出现在你的面前。你现在就去收拾吧,早点走。"   "好,冷少,你要多保重。"田大说完一拱手就走了出去。   尤三甲见冷无为的召唤,上前道:"大人,你有什么事吗?"   冷无为点点头,吸了一口气,叹道:"虽然西楚现在比较风平浪静,但我想暴风雨很快就回来了,所以我们得赶快早做准备,绝不能牵扯进去。你马上给我出去联系那些三教九流的,路子比较野的人,和他们搞好关系,再过十天半个月咱们就逃走,来个神不知鬼不觉的。这事情你可有把握。"   尤三甲笑道:"干别的我或许还不怎么的,但是交朋友搞偷渡那绝对是没问题的,如果大人明天走我也能办到。"   冷无为贼贼的笑了笑:"很好,不过你可千万别透露一点风声,最好隐蔽一点,懂吗?"   "大人,您放心吧。"说完领了银子跑了出去。   冷无为摇了摇头,正准备回放休息,这时一个下人跑来道:"大人,雯公主来了,大人见不见啊?"   "快请她到大厅,我马上就去。"下人领命出去。   冷无为纳闷道:"她来干什么?不会是有什么事吧。"   大厅上。   "不知道公主来到,下官有失远迎,还望公主见谅。"冷无为笑道。   秦雯笑道:"冷大人贵人事忙,不知道秦雯的来访没有影响到大人才好。"   "哪里,哪里,不知道公主来我这有什么事吗?"冷无为小心道。   "怎么我来你这非要有什么事吗?"秦雯调侃道。   冷无为陪笑了几声,不再答话,自己喝着茶。   冷无为料的没有错,秦雯来此的确是有原因的,但秦雯知道这些日子以来,冷无为陷入西楚大臣们的攻击之中,她父皇非但没有帮冷无为说话,甚至是有意让他当靶子来吸引群臣的注意力,以让自己好好准备和插入亲信,虽说冷无为被封了侯可却没有自己的府邸,这显然说明冷无为他还是一个外臣,根本就没有让仁义皇帝放入心中。可现在有求于人,秦雯不知不觉的想起冷无为当初在朝廷之上向各大臣赔礼的画面:西楚大殿。   "皇上,冷无为虽然护驾有功,然而其却插手我西楚之内政,既是他国之臣也难以宽恕!"   "皇上,冷无为此人性情狡诈,欺骗皇上杀南李之人,使我西楚面临战乱,其心可诛啊!"   "皇上……"   这些大臣之中不但有史大伟的人也有安乐王的人,甚至还有皇帝的亲信之臣,而秦雯则缄口不言,两眼看向旁处。   冷无为站在大殿之上,看着西楚满朝文武的恶毒的眼神,浑身在发抖,但他把所有的希望看向了仁义皇帝,希望他能为自己说两句。   仁义皇帝好容易开了口,道:"诸位爱卿说的有理,但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也只能把目光看向远处了。然而这个大胆的小吏,屡次干涉我朝内政,坏我国家体制实在是不能宽恕,众位爱卿说的很对,很有道理。"转而对着冷无为道:"冷无为,你只不过是汉朝的一个使臣却坏我体制,由于你是一个外臣,我朝之法不宜用在你身上,但是你不能出驿站一步,违者斩立决。你知道吗?还有为了惩戒你下次不能再犯,和与大汉朝友谊坚定,你向在朝的各位大臣赔礼。"   冷无为顿时晕了,他现在才明白什么叫作政治的肮脏,仁义皇帝为了笼络众臣,是要用自己的牺牲来换取安慰众人的报复心理。冷无为心里暗暗冷笑,脸上露出了他那"招牌式"的笑容,毫不犹豫的向东南西北磕头、认错,并朗声道:"小子年轻不懂事,仅以个人的身份向各位大臣赔礼了,向西楚的百姓赔礼,向西楚的国家法制的不容违反而承认错误,并保证在以后的日子里不再说一句关于西楚朝廷的事情。请诸位大人给小子一个机会。"说着就磕下头去。   这一举动震惊了在场的每个人,都出乎大家的意料,在他们的想法之中,冷无为为了保住面子一定会据理力争的,那样有心之人就可以看出什么关于皇帝的蛛丝马迹。可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也在这样的情况下,冷无为全身退出,以后的日子全部呆在驿站内,没有见过一个人,但是除了一个人那就是秦雯。那些有的大臣还觉的不够时,便在供给的饭菜上加什么,减什么,不过还好冷无为有的是银子。   "冷大人,其实我这次来是我父皇让我来的,想问你一些……"   秦雯的话还没有说完,冷无为就打断道:"公主,今天的天气不错,出去郊游应该不错,不过臣最近身体不是太好,就不陪你了,我就不送了。"说着冷无为摆出一副送客的样子。   秦雯见状,急道:"我知道我父皇和我对不住你,可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的,你知道这朝廷有一大半是丞相的人,父皇是不能因为你而得罪他们的,希望你谅解。"   冷无为笑笑,道:"这我知道,所以我没有怪任何人,何况他们说的很有道理,外臣是不能干涉他国内政的。如果公主想谈些别的什么事情,下官可以奉陪,唯独那方面的事情,我不能接触。希望公主能谅解。"冷无为将皮球又踢了回去。   秦雯依然不死心,继续道:"如果是我求你呢?"   冷无为愣了一下,看着秦雯娇媚的脸庞,心不知不觉的动了起来,甚至有一亲芳泽的想法,他之所以不拒绝与秦雯的见面,说实话很愿意看见她。秦雯充满期待的眼神,望着他,他的毛病又犯了。         ak免 费 小 说www. AKmfxsw .com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