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目录 A-AA+ 书签

             

第十三章

臭小子闹官场 by admin

2019-8-29 19:11

    甘洲城。衙门大堂后厅。田大:“冷少,你真的要去见那个皇甫远?”冷无为:“是啊,你就不要去了,你给我好好地盯住那批军粮。别让他们给转移了,到时再找就麻烦了。”田大:“好,我这就去。”冷无为接道:“还有你联系白家老店,问问京城方面是什么情况,上次在天扬县可多亏他们提供消息。”田大:“好,没什么事,我这就去。冷少,你可要当心啊,那是只老狐狸,不比咱们以前碰到的官。”冷无为:“知道了,我会注意的,不过他要想找我麻烦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甘洲城的大街是一片萧条,来来往往的人相当稀少,茶楼酒肆门庭都可以罗雀。冷无为坐在轿子上看到如此情形也不禁黯然。当过了西子弯,一家茶馆的人突然多了起来,吵嚷之声不绝于耳,和前面刚才的情景是完全不同。冷无为问身旁的衙役:“这里为何如此热闹?”衙役回答道:“回大人,此处是甘洲军官家人所住的地方,这里一向是军方的家人在此处开店,无论是税收还是徭役都比别的地方要小的多啊。像里面的那些人,哪个身后可都有人罩着。”冷傲点点头,不再言语。   军方大营。冷无为向门前士兵道:“麻烦通报皇甫将军一声,就说甘洲知府前来拜见。”士兵:“好,我这就去,你等着。”   大帐内。士兵传道:“报将军,知府大人求见。”皇甫远疑惑道:“他怎么会来,你没有看错?”士兵:“没有错,那个大人的确是这样说的。”旁边的李义急道:“他在哪儿,我这就把他抓起来。”皇甫远拦道:“先别着急,咱们看他来是做什么的,然后再动手也不迟?”然后对士兵道:“你去把他叫来吧。”然后又对旁边的李义道:“贤侄你叫各位将军前来议事。”李义兴奋的下去传令。   冷无为来到大帐前发现许多将军都在里面,而且一个个的官都比他大,心知这是皇甫远在给他下马威呢。整了整衣冠,从容的走了进去。   大帐内的各位将军都在疑惑大帅如何对一个知府兴师动众的,但心里却抱着期待着看一场好戏的心理。只见那个知府不慌不忙的样。还有主帅一副不想理睬的架势,就知道今天肯定是一场好戏。   皇甫远虽然作一副不想理睬的架势,但眼睛还是在斜瞥着冷无为,也想看看他将会如何。而李义则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冷无为走上前去朝皇甫远施礼道:“下官甘洲知府冷无为见过将军。”皇甫远理都没有理睬他。冷无为也不以为意,径直走到李义的跟前笑道:“哟,这不是李相的公子吗,咱们可好久不见了。本官听刑部说你被发配到流放到甘洲,现如今成了大将军的座上客,这可以看出大将军用人可是不拘一格呀,也证明了这军营才是李公子施展抱负的地方,这样说来李公子还要感谢我呢?”   李义气愤道:“到了这里你还说风凉话,不知道自己有几个脑袋?”   冷无为假装“吃惊”道:“李公子为何说这样的话,难不成你不是以自己的本事才坐在这里的?如果这样那岂不是……”   皇甫远忙接道:“知府大人不必怀疑,本帅是看李义此对做帐一事尤为擅长,而我军营里尤其缺乏这样的人才,所以才会以上宾待之。”   冷无为“恍然大悟”道:“我就知道将军是个为贤是才的伯乐,李公子能遇上将军可是三生有兴啊。不过下官来此是因为赈粮一事,据下官所知,朝廷所拨的赈粮已经运来,却被将军的人押走,我希望将军能给我一个交代,能给甘洲百姓一个交代。”一脸的严肃,前面的笑容一扫而光。   皇甫远一脸的“惊诧”样道:“会有这样的事,我怎么不知道?你说的可是真的,要知道诬陷朝廷官员可是死罪。”   冷无为昂首挺胸道:“下官说的句句属实,如有半句虚言本人头颅奉送给将军。”   皇甫远笑道:“没那么严重,这件事我会查查的,你还有什么事吗?”   冷无为问道:“将军,下官想问一下,甘洲知府这个官能管些什么呀?”   皇甫远道:“甘洲知府当然是甘洲城的父母官了,凡在甘洲地界均归你管,除了我这军方大营外,怎么你难道连这个还不清楚吗?”   冷无为疑惑道:“其实下官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据下官的同聊所说和大将军您说的不一样故此特来求证,谢将军指明下官。那是不是在甘洲地面上的事我就能管了吗?”   皇甫远道:“没错,你能管可你不可能管到我吧。”大笑。   冷无为诚惶诚恐道:“下官不敢。据大汉法所定,如果军人离开大营,他还是受当地的父母官所管辖,不知道将军可知道此法否?”   李义拍桌子道:“大胆冷无为居然敢如此说话,你就不怕将军治你个不敬之罪?”   冷无为冷笑道:“李公子,本官说的是大汉法律,丝毫没有对将军不敬,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更何况你身无一官半职,你还没有资格和我说话。”   李义气道:“你……”   皇甫远冷笑道:“这么说本帅离开了大营你就敢办我了是吗,你别忘了,你只是一个五品的小官,我办你比捏死只蚂蚁还容易。”   冷无为心想今日此事不能做绝,缓口气道:“下官不敢,但汉法有明文规定:”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下官只是想提醒诸位不要使下官为难,如果让下官为难,下官也就顾不的许多了。   皇甫远冷笑道:“冷大人,你可是林相派来的,我们哪敢为难你呀?”   冷无为惊道:“将军,绝无此事啊,我是奉吏部公文而来的,怎么会与林相扯上关系呢,望将军不必疑心。”   皇甫远不耐烦道:“哼,我管你呢,不知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冷无为诚惶诚恐道:“下官不敢耽误将军的公务,下官这就告退。”然后又对各位将军拱拱手,忙退了出去。   到了营门外,忙钻进轿子。刚才的情况使他感到后怕,要不是皇甫远以为他是林相的人,他早就以一个乱闯军营之罪将他杀了,反正这个地方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忙叫:“快、快走……”声音也在颤抖。         ak免 费 小 说www. AKmfxsw .com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0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章
返回顶部